目前日期文章:200612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還好今年是暖冬,要不然這個禮拜每天午夜騎車回家那可真難受!

我工作的案子,最近正緊鑼密鼓的趕工中,趕著舊曆年前要完成平行測試的準備,大夥繃緊神經,打起精神,不管在公司或下班回到家都脫不了身。 已經連續一個禮拜每天午夜才離開辦公室,接下來三天的假期也泡湯,很有可能會在辦公室渡過今年的最後一秒鐘。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91年正月15,我到前公司報到,第二天就外派到三義出差,公司安排的員工宿舍離三義市區有一段距離,四周荒涼,開門就是山路,手機不通,空盪的房間,只有一個床板外加一張小桌子。 當時ㄧ起共事還有一位大學學長,兩個難兄難弟幾乎同時進這家公司,就被安置在這個鬼地方。

學長看過宿舍後,寧願自己貼油錢到台中、苗栗寄宿親友家。 我自認為還捱的住,也就住了下來,只是捱的很辛苦、很委屈,那是我這輩子最狼狽的冬天。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這幾天,坐在辦公室裡,每隔片刻我都會望著窗外的天空發愣,實在太精彩了。 連續幾天,上班的時候,天空都是飄著雨,剛坐下沒多久,烏雲漸漸散開,陽光緩緩的綻露,到了中午,就剩幾片薄雲,頂著太陽出去用餐。

最精彩的是下午,烏雲重新在不遠的山頭集結,綿亙整個山峰,慢慢蠶食藍天,沒多久整個天際又已烏雲密佈。 所幸,在太陽下山之際,西邊的雲層尚薄,遮不住金黃的霞光,山頭上厚厚的積雲,顏色從金黃、橘、紅、紫 … 每分每刻都有變化。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在棒球場上,打擊者與主審各有自己的好球袋,前者是適合打擊者角度的球路,後者才是決定球的好壞球數。 所以,如果打擊者的好球袋涵蓋範圍超過主審的,那必定是位全能打者,任何角度的球路,甚至是壞球,他都能漂亮的一擊。 反之,則意味該名打擊者有不少打擊死角,一旦被投手摸清球路,三振難逃。

在社交場上,也有兩個好球袋,一是評斷個性的隨和/孤僻程度,另一則是評定每個人的社交能力。 社交能力好的人,深黯人性,再孤僻的人,都能與他結為好友。 社交能力差者,交友死角超多,再隨和的人,只要一昧不對,依舊是無緣收場。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自從在 Sally 家回應那幅《水深火熱》畫作後,就像被下了魔咒似的,每天突發事件超多,下班時間一天比一天晚,這兩天都是過了午夜才離開公司,還真的是水深火熱,不禁想起傻莉的咒語:「最恐怖的是那把火不會因為在水裡而熄滅,反而越來越旺 …」

敢問我現在是待在油鍋裏來著?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今天去家樂福訂了一台新機車,原先那台從我ㄧ畢業就跟他相隨至今,陪伴我十個年頭,今天總算要功成身退了。 沒有買新車的喜悅,也沒有對舊愛的感念,只是一條老牛問他的犁:「爲什麼是你退休? 不是我?」

這次新車還是買 YAMAHA,我對此牌情有獨鍾,恰好賣場剛好有促銷活動,省了一些銀兩。只是他的名子實在不討喜,叫 「新風光」。真是夠了,這年頭的機車名子怎麼都這麼沒創意啊。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昨天,在塔客家裡,看到《回憶錄像機》這篇文,深有同感,自己腦海裡也是藏著不少畫面,這些畫面的實景早已不存在,卻在現實的生活中,不時的浮現。 原本在出格之前,曾針對這些回憶,整理一些題材,打算開格後立馬就寫,算是用文字將這些景象錄下來,以免老了連個影都想不起來,那可真是遺憾。 只是長江後浪推前浪,新的思緒如潮水般湧來, 《回憶錄像機》 這件事也就被推到腦邊,不知何時才能輪到她。

今天,她既然又被勾起,再度湧到心中,也就順著思緒,先錄下幾個經常打擾我的畫面,算是個起頭。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叫樂樂,是我們家第三隻小狗。

那天,老婆打電話給我,說同事有位還在學校唸書的朋友撿到一隻被棄養的小黃金,想要養她,可是因為住校不方便養,故想先暫時幫小黃金找一個寄宿家庭,等到明年五月她畢業了再領回。 老婆問我的意思,我想:「既然老婆想養,也不差那麼一隻,只要我們兩個都有心,沒有什麼不辦不到的。」 於是,就約定那個禮拜六去女孩家將這隻名叫樂樂的小黃金領到我們家,成為 Robert 家的新成員。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一直都在資訊界工作,除了前兩、三年比較常寫程式外,往後幾年寫程式的機會越來越少,尤其最後這四年,大概都已經望程式興嘆了,正想準備金盆洗手,不再過問程式設計這惱人的差事,沒料到人在IT界還真是身不由己,又被抓下海重操舊業,真是始料未及。

這還不打緊,記得第一份工作,就是因為誤入 COBOL 的勢力範圍,馬上草草敷衍幾個月,就給他落荒而逃。 誰知道現在又給他逮個正著,每天還非想著他不可,真是冤家! 說到 COBOL 真讓我頭皮發麻,用他寫程式,就像叫李敖打字寫文章一樣,打了一個字,整篇文章都已經想完了,就是忘了下一個字要打什麼! 有夠彆扭的。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