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上,我很少打領帶,除非出席的場合強制規定,我才會應景的在脖子在繫個領帶,直到現在我跟它還是很不對盤,彆扭的很。
 
小時候,忘了甚麼緣由,父親跟我說了領帶的起源:「話說當年蒙古人西征,橫掃歐洲姦殺擄掠,兇殘的蒙古軍人通常都會將被俘虜的歐洲人用粗繩纏頸,一個串著一個,跟在軍隊後頭 … 後來,歐洲人為了銘記這個永生難忘的恥辱,於是在頸上繫上一條領巾,這就是領帶的由來。」
 
我雖不苟同蒙古兵的兇殘行徑,但,總覺得咱們黃種人盲目跟著西方人弔念「黃禍」的恥辱而繫上領帶,似乎有點不倫不類,就好像拿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似的,心理總有不自在的疙瘩。
 
這個疙瘩從此就不曾消失過 …
 
在國中時代,民族意識高漲,極端的認為繫領帶是黃種人的恥辱。
 
到了專科,領帶成為我與教官抗爭的焦點,儘管教官拿操行成績恫嚇,我仍不為所動,所以操行總在及格邊緣,呵呵,各位認識我的看倌會覺得我品行不良嗎?
 
大學研究所時代,領帶彷彿是無憂無慮學生生涯的終止符。 一群有為的學長、同學曾極力建議所上要求管理學院的研究生上課必須著西裝打領帶,我當然是極力的反對:「是怎樣?要打領帶等就業後機會多的是,何必擾我的學生清夢?」
 
進了社會,我依舊做了領帶的逃兵,不但避開要打領帶的工作,還會以領帶看人,對打領帶的人通常充滿戒心,呵呵,真是有病啊。
 
現在,雖然不再如此幼稚,但因鮮少打領帶,對這雙拙手打出的領結沒信心,繫上領帶手總是不自主的調整領結,搞得整天不自在,嚴重打擊自信,完全顯現不出專業的形象,罷了,還是把領帶擱一邊吧。

 
除了不繫領帶,我更討厭配戴各種飾物,尤其是要穿洞的飾物。
 
記得很小的時候,膽小的我被曾外祖母那鬆垮的耳洞嚇哭,所以跑去問父親:「為什麼女生要戴耳環? 」 於是,博學的父親又跟我說了女生穿戴首飾的緣由:「在古時候,女生被要求要端莊衿持,不能恣意轉頭看人,也不能任性抬手打人,所以,長輩會要求女孩戴上各類首飾,只要頭一轉動,那掛在耳垂的大片金屬就會拍打面頰;只要一出手打人,手指上的戒指及手腕上的手鐲反而弄痛自己,久而久之,女孩就不再輕挑而學得衿持。」
 
所以,首飾跟那裹腳布一樣,都是男人沙豬的產物,為何時下的女生還如此愛戴啊? 裹腳布讓女生的美腳變形,而首飾讓美麗的手指上佈滿血痕,那耳環穿孔到現在還會讓我起雞皮疙瘩,真搞不懂為何要糟蹋自己的身體。
 
因為這層緣由,年輕時的我,曾自以為是的認為喜歡帶首飾的女生,大都是幼稚沒有思想的小女人。 還好,我女人緣不佳,未曾獲得小女人的青睞,要不然我那義憤填膺的傻勁,鐵定煞了不少風景。
 
想當然爾,我家的女主人一定不是小女人囉。
 
我與老婆還是同學的時候未曾見過她穿戴過首飾,直到我倆決定當情人的那次約會,她煞有其事的戴著耳環,可能是很少戴沒經驗又太緊張的關係,見面的時候被我發現掉了一隻,惹得我哈哈大笑,至今還被我拿來挖苦當年是她倒追我的證據,呵呵。
 
當年到底誰先喜歡對方? 因為兩人至今依舊堅不吐實,所以也無從印證。
 
我和老婆一認識就很談得來,不過,我並沒有馬上追她,並不是不喜歡她,而是覺得她似乎不需要我。 說來好笑,那時我總認為要當人家的男友,至少要有對方沒有的優點,或是心智要比女方成熟,否則人家幹嘛跟你?當時老婆給我的感覺就是一切都很不錯,讓我沒有著力點可切入,所以,追她的想法壓根未曾有過。 而這個偏執的觀念,當然讓我到處碰壁,摔得鼻青臉腫,後來一位要好的同學見我老是失戀,實在看不下去,劈頭就問:「你為什麼不追 …,我覺得你們很配啊。」 我這才覺醒,決定試看看,於是就發生那次掉耳環事件。
 
年少的我真是瞎啊,月下老人獨厚與我,卻差點壞在自己的死心眼上,有道是:「眾裏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呵呵,能有幸深刻體驗這首詞的意境,瞎得也值得啦。
 
我瞎是因為心有成見,談感情兩情相悅即可,為何男方就得優於女方? 我顧忌的是自尊吧。 女生愛戴首飾,愛穿耳洞,那是她們自己的想法,自己的創意,誰管你沙不沙豬?我不尊重女方的用心,說穿了還是只在乎自己,在乎自己是不是沙豬。
 

 
前些日子,在陳文茜的節目上,沈富雄談起他因不認同老蔣的所作所為,所以這輩子未曾踏進中正紀念堂一步。呃,心有戚戚焉,我想到自己的領帶情節。
 
這幾天,扁政府處心積慮的想拆掉「大中至正」,認為它是過去威權的象徵,留著是民主社會的恥辱。呃,如出一轍,就像我看到耳洞起了滿身雞皮疙瘩,直呼這是兩性平等社會裡的難堪。
 
其實,領帶跟首飾的起源眾說紛紜,只嘆老爸當初為何盡挑那最沈重的典故,讓我對領帶有心結,更落掉不少辣妹冰淇淋,真是暴殄天物啊。他日若有機會教育後輩,我一定掰個趣味盎然的典故給他們,畢竟,那不堪的歷史小孩能懂啥?反而會壓抑孩子的開創性,絕對是負面大於正面。
 
至於中正紀念堂,何嘗不是如此? 對我而言它只不過是一座有宏偉建築的公園綠地罷了,若要說特別的話,那就是曾經在強人銅像底下反威權,在大中至正門下論公義,不光是我,這大概是這個城市很多人共同的回憶,使得原本應該肅穆莊嚴緬懷強人的殿堂,卻為人們的創意所解放,強人氣息蕩然無存。
                                                                                                  
誠然,老蔣的功過至今眾說紛紜,在尚未蓋棺論定前,的確不應享有如此大廟。但,縱然是強人遺留下的陳年老屎,經過多年風化成土,好歹也滋養不少花草,融入在地的文化中。當今的政客何苦改不了扒糞陋習,硬是要撒泡尿宣示一下政治屬性才甘心? 昔日強人拉屎換來今日政客撒尿,可憐的是那片土地,永遠擺脫不了政客的尿臊味。
 
誰都知道扁政府這次拿老蔣開刀不過是在製造選舉議題,讓藍綠繼續相爭來轉移民進黨政績頹敗的焦點。 我說國民黨啊,都跟阿扁鬥了快八年了,怎麼還學不到教訓呢。你死守著老蔣的牌坊有啥用啊,為何不藉此機會撤下中正廟讓老蔣解脫,改立民主宮引阿扁入甕當老蔣的替死鬼,豈不妙哉? 又考量地球暖化效應,所以民主宮內不備香爐,一律換上痰盂伺候,呸一次酌收清潔費10元,不但市府可以發一筆小財,人民也可呸口怨氣大快人心, 興許還可以吸引對岸同胞爭相來台同聲一呸哩。有道是:古有秦儈跪(愧)忠臣,今有阿扁入(辱)民主,真是絕配!
 
可惜,國民黨沒有這樣的智慧,唉,繼續鬧吧。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