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前夕,去了一趟阿里山,看見 2007 最後一次日出,再見 2007。  



最近這兩年由於工作的關係,休假的時程很難預先規劃,往往都是興致來了又剛好有空檔就馬上整裝出發。 這次元旦出遊也是,就在接近歲末時刻,突然想看日出,馬上查閱氣象局的預報,得知元旦期間只有中南部有機會看到日出,於是決定到阿里山一遊,並很快的計畫這次出遊的行程:
台北 => 阿里山看日出 => 到特富野逛逛 => 到里佳逛逛 => 到阿里山青年活動中心看晚霞 => 到奮起湖老街吃晚餐 => Go Home.

三十號凌晨一點我們從北二高出發,打算直接開上阿里山看日出,因為時間很充裕,所以在台中清水休息站休息一個多小時,誰知在往阿里山的18號省道遇上大濃霧,幾乎伸手不見五指,又逢修路路況奇差,寒夜裡開的滿頭大汗,行程嚴重延誤,到了阿里山森林遊樂區時已經接近日出時刻,趕緊買票入場,靠,這才發覺園區內禁止汽車上山(先前可以,這規定應該是這幾年才設的),要看日出只能搭火車或步行上山。

這可真要命! 我帶狗怎能坐火車? 而步行上山鐵定來不及看日出。 當下,立即決定離開森林園區,繼續開往塔塔加,自行找適當的觀日出景點。 唉,白白浪費500塊入園費。

終於,在早上七點,我們在離塔塔加不遠的地方找到一處可觀賞日出的景點,架好腳架等了半响, 7:15 am,2007年最後一個旭日終於從遠方的山背上緩緩昇起 ...








如願看完了日出,本來預定的行程是下山回到石桌再開往特富野,很巧,就在我們看日出的景點旁邊剛好就是通往特富野的古道入口。 不過,走這條古道到特富野來回少說也要花四五個小時,原本我們並不打算走它,只因這個「熊出沒」的警示標誌讓我好奇的想一探究竟,索性給它走上一段瞧瞧,真的有熊嗎?




這條古道路況很好,兩旁都是人造林,在清晨微曦的陽光中,吸著乾爽香甜的空氣,全身舒暢,毫無寒意。


走了約半個多小時,忽然豁然開朗,山谷裡佇立一個涼亭,今朝就走到這吧,他日有緣再來竟全功。


接著,繼續往塔塔加開去,在路上看到野生彌猴,馬上下車給牠來個特寫。


彌猴大約五、六隻,只有一隻在路旁,其他都躲在樹上。


這次上來,天氣夠冷,楓樹都紅了,可惜楓樹不多,零零落落,成不了氣候。


藍天白雲下,眺望群山,心曠神怡。

逛完塔塔加,便回頭往山下開去,回到石桌接169縣道轉往本次行程的第二個地點:特富野。

原住民熱情好客,熱於接待陌生的訪客,只是當地道路錯綜複雜,我們問了半天還是一知半解。

 


街道欄杆陳列多幅木頭浮雕,展現特富野濃濃的原鄉風味。


近距離拍張特寫。


在阿里山鄉,每個原鄉部落的村民活動中心都是這樣的造型。


不見人影,但聞人語響,原來上方有個空中閣樓,閣樓主人正與客人在陽台上飲茶聊天,好不愜意。


走在部落的巷弄裡,傳來陣陣悅耳的琴聲,尋著音樂一探究竟。


原來,琴聲是從天主堂裏傳來的,修女正在教堂裡為禮拜日做彩排。


在阿里山鄉,幾乎家家戶戶都有種花,公路兩旁也是,花色鮮豔且以紅色為主,像聖誕紅、九重葛、山櫻花等,在歲末聖誕假期裡,更是應景。


還有,紅色的屋頂。


特富野的旅遊資源豐富,可惜沒有詳細的標示,外來客很難一探究竟,我們隨性亂逛,在一片茶園邊稍做休息。


歲末時節,在阿里山公路上不見楓樹,卻隨處可見火紅的山櫻花,難道是春來早了嗎。

我們在特富野逛蠻久的,下午兩點才繼續往另一個原鄉部落里佳前進。


在前往里佳途中,先經過達邦部落,看見旁邊的店家正曬著愛玉,老婆連忙要求停車採購一些愛玉回家。


開了好一段山路,天色漸漸暗下,濃霧又起,正想放棄時,看到這個瞭望台,終於,來到這個傳說中的藍色部落,里佳。


里佳位於極偏僻的深山裡,幾乎與世隔絕,村子裡卻井然有序,十分整潔,堪稱現代的桃花源。


此地的里民活動中心也是茅草蓋頂,跟特富野一樣的造型。



充滿原味的木雕圖騰。


倒是這個教堂既不是洋式紅紅的尖頂,也不是茅草蓋頂的原味風格,而是漢式木造三合院,很特別。


多多,阿里山的竹子好不好吃?

我很喜歡里佳這個小部落,可惜我們來得晚,天色已暗,無法多待片刻,在日落之前我們便回到了石桌,原本計畫到阿里山青年活動中心看晚霞、雲海的,可惜當時氣候不佳,烏雲密佈,料想不可能有日落可看,於是,就轉往奮起湖,逛逛老街吃點熱食。 真遺憾,沒有看到雲海跟晚霞。


這是奮起湖的老街,是否有似曾相識之感?


像不像九份的老街?

離開奮起湖,便踏上歸程,老婆這次不想開車,所以,回程還是由我硬撐開回台北。 真佩服自己的精力,說到玩我就是這麼來勁!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