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前的一個清晨,剛遛完狗正準備上班出門時,意外的接到一位當兵時期同梯老友母親的來電。原來,這位同梯C與另外一位同梯老友N 目前都在北京發展。C伯母前晚一直聯絡不上他兒子,所以,來電問我是否有 N 的聯絡電話,希望能透過N 聯絡上兒子。
 
C 伯母的記憶力真是過人,我跟 C 至少快十年未曾聯絡,伯母竟然還記得我名字。而中華電信的查號台更是厲害,伯母只報了我的大名,就查到我戶籍所在的電話。
 
伯母清晨七點不到打給我,可見她一晚徹夜未眠很是著急。 只是,前些年我掉了手機,從此與這兩位同梯老友斷了音訊,一時間也不知如何幫伯母解憂。不過,我知道 N 曾在電子時報任職,與台灣媒體走得近,透過 Google 很容易查到他目前的近況。於是,跟伯母說:「沒關係,等到了上班時間,再查看看電子時報駐北京辦公室的電話,應該就可以聯絡上他們,伯母你先別擔心,等我消息。」

才掛完電話不久,伯母又來電,欣喜的說 C 剛剛回了電話了,沒事,只是把手機鈴聲關掉而已,所以漏接母親的電話。
 
短短不到一個小時,整件事以喜劇收場,最大獲益者就是我。多年來一直苦惱如何再聯絡上好友,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說來也慚愧,與老友們失聯多年,自己只會空懊惱,卻無任何積極探尋的舉動。多虧伯母的過人記憶力,還想得到我。否則,這些老友,可能只會在我的部落格的懷念文裡被我當作煽情發洩的對象。
 
從伯母處獲得 C 的電話後,當天晚上馬上打到北京跟好友敘了許久,一時興起萌生到北京一遊的念頭。所以,這兩天心理一直在盤算著這件事,卻遲遲未有行動,最大的因素是提不起遊興。 自從前陣子西藏發生暴動,害我盼了大半年的西藏旅遊計畫泡湯後,對於出國旅遊這檔事也就冷卻了下來。所謂除卻巫山不是雲,現在,除了西藏對我來說一點吸引力也沒。又,最近答應了學弟的邀約,決定跳巢換工作,面對新工作的壓力,更讓遊興大減。
 
不過,內心裡還是有那麼一點想要出去走走的念頭,所以,一直猶豫不決。 到底去還是不去? 就看這個禮拜的造化吧。若這禮拜舊公司的案子能順利過關,我能安心離職,那就去吧。否則,我也很難脫身,當然是去不成囉。
 
原來,北京除了老友,對我這麼沒吸引力啊。 這些日子,看陳文茜在節目裡大力介紹北京驚人的建設發展,是應該去看看,或許會有意想不到的驚豔。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ter
  • 快去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