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小記者在《野百合花開》中提到:「… 為了顧及淑女形象,男女雙方沒人敢在對方前啃雞腿,結果那份炸雞餐被原封不動的丟到垃圾桶去…」 讓老羅勃特不禁會心一笑,想起少年羅勃特曾經和一位素未謀面的女孩,共乘一部機車,環島兩天半所發生的一些軼事。

寫出來讓大家回憶一下,是否也曾經這麼蠢過?文章有點長,看倌們請慢慢看。

專四那年,不知是誰提議的,我與兩位同學決定來趟機車環島之旅。 三人之中,只有我才剛買一台小兜風(50 cc),其他兩人都沒有機車,所以,都未曾騎車遠遊過。 雖然心裡有點毛毛的,但怎肯在同學面前示弱呢。 所以,就硬著頭皮說:「去就去,誰怕誰啊。」 就這樣,跟其他同學借了兩台機車(豪爽&野狼),規劃好了行程,決定了出發日期,各自開始準備。

出發那天一大早,我騎著野狼到集合地點(這是我第一次騎腳排檔的機車),兩位同學也到了。 咦? 怎麼多一位女孩? 這位是?

原來我那兩位同學為了籌旅費,到火鍋店去打工,認識了這位女孩。 女孩知道我們要去環島,直嚷著要跟,同學就把她帶來了。 這也算了,我也不介意,只是沒想到這兩個渾人, 因為都已經有女友,怕日後有所麻煩,竟然叫她坐我的車!

靠,林杯剛剛光是騎到這裡,就熄火不下十次,還在擔心這趟路怎麼騎的完勒,現在還要載一個陌生女孩!

天曉得那兩個渾球都是情場高手,女友不斷,只有我不僅從未與女生獨處過,連說話的次數也少的可憐,我現在都自顧不暇,還怎麼分心去 …  喔,你們若好心要幫我介紹女朋友也要選對時機啊。ㄟ ㄟ 你們就這樣走了喔!

沒用,那兩個狠心的爛人根本不理會我的窘境,跨上了豪爽,頭也不回就給我離去。 我只好無奈的請女孩上車,在後面追趕,心想等下一定要逼他們換回來,有女生在後座,壓力真的很大。

一上路,一切還蠻順利,因為離開了市區,不太需要換檔,所以,也就不曾熄火。 而那位女孩也出奇的貼心,一路上主動找話題跟我聊天,雙手輕輕扶在我的腰際。 (我不喜歡載那種雙手死命拉著後座把柄的女生,因為我覺得這是一種不信任的態度。) 這時,我開始感到愧疚,不知剛剛出發前的那幕,有沒有傷到她。

接著,慘劇就發生了。

我們一路沿著省道往南騎,快要到新竹市的時候,我就跟丟了。 原來,他們給我騎進新竹市,而我走外環道沒有進新竹市 (兩位天才,你們進市區幹嘛!) 就這樣,我來回找了好幾遭,都沒找到人。

不要看羅勃特當時年紀小,事發後,一點也不慌,馬上當機立斷:「沒關係,我們直接騎到谷關,谷關只有一條路,一定可以堵到這兩個蠢蛋。 另外,妳先打電話回家,跟妳媽說明我們的狀況,那兩個蠢蛋若有點腦子,搞不好也會打到妳家去!」

當日下午五點,我們就來到了谷關,先訂了房(兩張床的那種,不要想歪!) 然後,就馬上帶著女孩一起坐在中橫公路紀念碑下,開始堵那兩個蠢蛋。

等了一晚,連個鬼影也沒出現。 「算了,我們回旅館休息吧,這麼晚了,他們應該明天才會到吧,明早,再來等。」 於是,環島第一天就這樣的結束。

第二天一早,把女孩叫醒,帶著她又回到中橫公路紀念碑下,繼續給他等。 從昨晚到今天早上,那女孩心情都不錯(人家是風度好吧), 我倆有說有笑,所以,等的過程中並不覺得無聊。 小羅勃特還覺得自己進步了,竟然可以單獨跟女孩獨處這麼久,而且,互動的還不錯,對方似乎不討厭我。(才怪,這是你自己想的)

實在很沒禮貌,從開始寫到這裡,都沒詳細介紹女主角。 唉,真抱歉,不是我不介紹,老羅勃特實在記不起她的芳名,倒是外表還有一點模糊的印象:
女孩蠻高的,有一百六吧,短髮,皮膚白皙,蠻可愛的,恩,是帶的出場的那種啦,這樣可以了嗎? 我也只記得這些。

其實,女孩並沒有要跟我們走完全程,因為女孩的母親要她第三天中午前回到家,所以,原本的計畫是女孩跟我們到了花蓮後,自己坐火車回家。

「現在該怎麼辦呢? 」 等到了中午,我開始煩惱了。 因為女孩若要在明天中午前回到家,勢必現在就不能再等下去。 要嘛走原路回台北,要不就是繼續走中橫從花蓮、宜蘭回台北。

「這是我第一次到中橫,怎麼可以入寶山卻空手而回呢? 走,我們不等那兩個蠢蛋了,走中橫回台北,我直接載妳回家。」 當下,少年羅勃特又當機立斷,決定勇闖中橫,擺出捨命陪佳人的氣勢,草草的用完中飯,開始接受 500 公里連續彎路的挑戰。 (喔,可憐的女孩,如果妳知道未來的一天半要走完 500 公里的連續彎路,妳會跟嗎? )

說來氣人,我們前腳走,那兩個蠢蛋後腳就到。 後來,他們也放棄環島,直接從梨山走中橫支線回台北,中間在武陵農場過一夜,事後還不斷跟我說武陵農場的高麗菜多好吃! 好吃個頭啦,最氣人的是,前晚我們頂著寒風在等他們,他們卻在台中市給我逛夜市,靠,兩個沒良心的東西。

由於只有一天半的時間,很緊湊,所以,一路上我只顧個趕路,儘管第一次進中橫,沿途的景致都是我未曾見過的美景(當時的中橫比現在美多了,而且又是冬天,楓紅片片,美啊!),但是我還是捨不得停下車休息,一路直奔太魯閣。

一路上,女孩還是不斷的跟我聊天,沒有抱怨。(真是好女孩)

就在下午的五點多,我們已來到了太魯閣,中橫公路另外一個紀念碑下。 回憶剛剛的來時路,腦子裏浮現:「兩岸烏鴉啼不住,輕車已過萬重山!」呼,真是過癮! 想不到短短的不到一個下午,我已騎完中橫,真是驕傲。

又到了需要下決策的時刻。

「倒底要直接走蘇花公路,到蘇澳過夜呢? 還是不要再趕路了,就近到花蓮市過夜?」

這次,少年羅勃特做了錯誤的決定。

或許是下午的一路狂奔,奔出了野性,讓我覺得山路不難騎嘛! 再看看地圖,蘇花不是很長嘛!(哪有人像你一樣,用直覺看地圖的,也不看一下里程有多長)雖然知道天將要黑,但自以為一兩個小時內應該可以騎完蘇花,所以,也沒問女孩的意見(她應該也沒什麼概念),就決定直奔蘇澳。

於是,最驚悚的旅程即將開始。

現在的蘇花公路大部份路段都已經截彎取直,山洞很多,路也擴寬不少。但在當時,蘇花公路是沿著山壁曲曲折折,依山傍海,路又窄,有些地方還只能單線通行,最可怕的是幾乎沒有路燈。 

我們才沒騎多久,天就黑了,一路上就只有我們,鮮有車輛往來。 只見眼前一片烏漆嘛黑,往左邊一點便是斷崖,這還不打緊,每隔一段距離,不時會出現 「XXX 墜海紀念碑」,看得我毛骨悚然,什麼都不敢想,死命的往前衝。

原本女孩還跟我有說有笑的,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她也不說話了,當我回神注意到,馬上回頭看一下,只見她表情嚴肅,雙唇緊閉,臉色青白。 我也不好意思多問,心裡馬上有了盤算,此時,兩人共同的想法絕對是:「趕快離開這的鬼地方,找個地方落腳吧! 」

但是驚悚劇一向都不會那麼快的結束。 

我快馬加鞭的趕路,希望以最快的速度到達附近的城鎮,早一點脫離這驚悚的路段。 哪知一路騎去,好久好久才看到一星點燈光,連個部落都很難遇到,更不要說小鄉鎮了。 愈騎愈緊張,忍不住心裡也開始嘀咕起來:「這裡是哪裡?」、「怎麼騎這麼久,都沒有人經過?」、「假如車壞了那該怎麼辦?」、「真後悔,應該去花蓮的」 …

我只顧胡思亂想,女孩一直都沒吭聲,我也不敢再去看她。

就這樣,不知騎了多久,終於,看到了燈光,來到了一個小漁村,馬上找客棧。 很快的,不到半分鐘,就逛完整個村落,確定只有一家旅店。

看到那家旅店,實在很不想進去,外觀破破爛爛的,要不是門口有一盞小燈,還真看不到它的招牌勒。 沒法,我死都不敢再逞強趕路,不管多差,也要咬牙住一晚。

「什麼? 只有一張單人床?」 「好吧,那我睡地上,要不然怎麼辦?」 掌櫃的說只剩一間單人房,我不加思索答應了下來。 騎了一天的車,十分疲憊,只想趕快歇下來。 那知一進房間,滿心的期待立即破滅:「啊! 怎麼是這樣? 這地要怎麼睡啊?」

原來,這家旅店根本是漁工的休息場所,不是給一般旅客住的旅館(廢話,這種小漁村,平常哪有旅客會來住宿,是你自己白目的可以)設備十分簡陋,全部都是三角板隔間,每間只有一張床,最重要的是:「我原本想要睡的地板,跟一般機車行地板一樣黑,厚厚一層黑泥, 這,你敢躺嗎?」

「這倒是如何是好? 掌櫃的你還有其他法子嗎? 」 我無助的望著掌櫃,心裡也沒多大的期望,「難不成真的要跟女孩擠一張床嗎?」(呸!呸!你想的美)。

就在掌櫃的苦思時,一位老漁工恰好經過,或許是我們這一對年輕男女引起他的注意,便來跟我們搭訕,知道我們的難處後,說:「這樣好了,我的房間讓給你們,我回船上去睡。」、「啊,老伯,這怎麼好意思!」、「沒關係啦,船上我睡習慣了,而且,今晚風不大,你們去睡吧。」、「啊,謝謝,真是謝謝,感激不盡!」

就這樣,終於,我們有地方可以睡了,喔,謝天謝地。

看倌們可能會好奇的問:「那個地方這麼髒亂,都是男性漁工,一個女孩家方便梳洗麼?」 呵呵,您多慮了,有一件事我沒有交代,是這樣的:

昨天早上我們出發的時候,女孩的隨身物品、錢包都放在我同學那台豪爽,而另外一個同學的行李卻在我們這部車上,也是就說,女孩這兩天都沒有衣服可以換啦。本來想說路上還可以買些盥洗用品,勉強一下,沒想到來到這種鬼地方,連我有盥洗用具的都不想洗了(你不洗很正常,不是嗎?),女孩也就 … 知道了吧。還有,當天晚上,我們都沒吃飯。 

看到現在,看倌們一定很同情女孩,心疼她被少年羅勃特如此的糟蹋。 不勞您費心啦,會的,那女孩絕對會復仇的,等著吧。

隔天一早,也不想多留,馬上就又上路,迎著朝曦,清晨的涼風拂面而來,右邊是湛藍的太平洋,整個景致讓人心曠神怡,跟昨晚的驚悚,簡直是天壤之別。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蘇花的美景,不過,只有短短的半小時,因為蘇澳就在眼前!

「什麼?蘇澳到了? 喔,早知道昨晚再多趕一會兒,就不用住那個鬼地方!」 哈, 懊惱有屁用,誰叫你用感覺看地圖的。 

進了蘇澳,終於暫時擺脫了山路的糾纏,廣大平坦的蘭陽平原,每條路又直由長。騎了一整天的彎曲山路,一看到筆直的道路,不由得油門就給它催下去,時速大概有超過100 吧。

車子高速的奔馳著,一陌陌的水田呼嘯而過,忽然想起女孩這次出遊的原因: 「她前男友喜歡飆車,後來也是在飆車事故中喪命,這次,她是出來想散散心的。」 想到這裡,為了怕她觸景傷情,我馬上鬆開油門,明顯的放慢車速。

「怎麼了? 怎麼突然慢下來?」 女孩詫異的問

「喔,沒啦,突然不想騎太快,這裡風景不錯,呵呵,不是嗎?」 我隨口打哈哈的說

很快,在蘭陽平原奔馳了一個多小時,眼前我們又要開始連續彎路了。 不過,這時的心情是輕鬆的,因為女孩家住在新店,所以,我們只要再撐過這俗稱 「九彎十八拐」的北宜公路,就可以完成任務。

「呵呵,現在還不到十點,我一定可以在中午前把你送到家」 我很有自信的跟女孩說

經過兩天來的長途奔馳,連續征服中橫、蘇花,此時的少年羅勃特已非前天早上那個熄火連連的吳下阿蒙。「九彎十八拐」,他根本不把它放在眼裡,來,上吧!

北宜公路上,濛濛煙雨的景致,偶爾飄來一陣茶香,別有一番風味。 此時此刻,就算是看到路旁散落的冥紙,一點也不以為意,畢竟,比起昨晚蘇花上的墜海紀念碑,祂們是可愛多了。

過了坪林,終於走完上坡路段,繼續往前奔馳,新店就快到了。 沒多久,突然間伸手不見五指,我依稀瞄到路旁的公車站牌寫著「白雲」兩個字。

「這裡是哪裡啊? 怎麼什麼都看不到? 」 女孩不禁的問

「白雲,我們在白雲裡!」 我耍浪漫的說

這是我第一次經過這種白霧漫漫的景致,感覺很新鮮、奇特。 後來,我自己去環島,在南橫也遇到過,那次海拔比較高,有那種漫步在雲端的快感。

耍完浪漫沒多久,慢慢的兩旁的房舍越來越密集,路也寬了,紅綠燈也出現了,沒錯,我們終於騎到了新店。 到她家的時候,才剛過12 點不久,算是很準時了。

少年羅勃特如釋重負,想起那天百般的不願,沒點信心可以和這位女孩獨處。 沒想到,這兩天下來,雖然遭遇不少意外,但總算都順利的經歷,與女孩也談得來,最後更能不辱使命,準時將她送到家。 想著這一切,不由得暗暗的誇讚自己一番。(嘿,你還不知道錯喔)

女孩一下車,馬上奔回家,沒多久,又從家裡走出,手裡拿著一疊鈔票,遞給我說:「這是這兩天跟你借的錢,謝謝你!」說完,就跟我揮揮手,意思是說我可以走了。

就這樣? 你把我當計程車司機嗎? 也不請我進去喝個茶, 敘一下這次的旅程甘苦,就把我打發,這比我領到一張「好人牌」還要不值!

一時間,我也不知如何應對,她一揮手,我的手也不由自主的揮了一下。

你還能不走嗎? 於是, 我再度戴上安全帽,發動引擎,掉頭就走。

一路上心情跌落谷底,剛剛還在胡亂的遐想,想自己… 唉,根本就是一廂情願, 回到現實吧,少年羅勃特!

遇到一個紅燈,停了下來,重新平復一下情緒:「算了,我本來就沒有想要追她的,反正也不是我喜歡的那一型,就當她不懂事故,幹嘛跟她一般見識。」 漸漸的,心情好了許多。

馬上,趕快再往好的方面想:「至少這次遠遊,一路我都騎的很順,離開台北後不要說摔車,連熄火都不曾,總算有個值得安慰的事。 」

接著,我右轉木新路,準備前往木柵的一家機車行。 在出發的前一天,我很僅慎,一借到車就跑到這家機車行,請師傅幫我仔細檢查車況。 現在,在還車之前,我想再去機車行換一下機油。

那天,似乎下過雨,機車行前面一片泥濘,我可能一時恍神,煞車過急,終於,第一次,我摔車了,摔個四腳朝天,就當著機車師傅的面。

這次,我沒話說了。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Peter
  • 說~ 老實說~ 上次喝了酒你講得不是這樣的, 我們要聽真相...<br />
    <br />
    這樣的女孩, 又是住新店, 怎麼沒介紹給我真不夠意思!
  • yangtsuyu
  • <br />
    老痞特,你不是拉鍊拉起來了嗎?<br />
    <br />
    把你們家的少年痞特也介紹給我們認識,我就順便介紹女孩給他
  • 鐵牛
  • 每次都講同一個故事,換一下啦…
  • Sally
  • 我第一次聽到這故事咧<br />
    覺得怎麼好像在看驚悚爆笑恐怖溫馨片<br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