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寫這篇烏龍遊記,一開始是看到小記者那份無緣無故被浪費的炸雞,因而聯想到少年羅勃特所發生的一些事。 後來,在整理思緒準備下筆時,驚覺到那次的遠遊對於羅勃特有幾項蠻值得紀念的歷史記錄:

 1. 第一次跟女生獨處、第一次過夜、第一次…
 2. 第一次騎車越過大甲溪以南、第一次到中橫、蘇花、宜蘭、北宜…
 3. 羅勃特從此之後每次跟車必走丟的魔咒就是這次開始的
 4. 羅勃特從此看到山路就熱血噴張,猶如一條活龍,一台車闖遍千山萬水,回到都市卻開的歪七扭八活像一條蟲,也是這次開始的


又有感於這些事蹟,逐漸在消失中,因為:

1. 女主角已不可考
2. 兩位配角失聯多年,幾近失蹤
3. 男主角的一次性記憶即將發作
4. 全程沒有拍任何照片存證
5. 所走過的中橫公路、蘇花公路已崩塌、改道,考證不易
6. 谷關的旅館毀於921、那個讓人驚聳的漁村猶如桃花源,無法考證

深怕若干年後,老羅勃特哪天酒後三尋很費力的講這段故事,突然有人吐槽說:「老先生,你該吃藥了,吃完藥早點睡,不要再發春夢!」

所以,這篇回憶,是非寫不可。

坦白的說,整篇遊記,除了景色的描述、男女主角間的對話、以及男主角在某些場合的心境,這些都是配合劇情的需要杜撰出來的外(反正也想不起來),其他的事項,尤其是每個事件,從一開始女主角意外的出現,到最後男主角在機車行前摔車,都是確確實實的,沒有半點假料。

另外,我和看倌們一樣,也很想知道:「在谷關那一晚,倒底開幾間房? 」儘管用盡千方百計,威脅利誘,那個少年羅勃特就是守口如瓶,不肯吐實! 看來哪天要請個催眠師把他催眠一下,或許真的可以探出答案。 各位放心,我一有答案,馬上會更新,絕對不會暗槓的啦。 


                                        《少年羅勃特的迷思》


這個故事是少年羅勃特自己告訴我的,就在他回到台北不久。 他來的時候,心情很沮喪,還在為女孩為何對他如此無情感到不解。

「她很開朗、健談,也很貼心; 而我自認為自己的表現很得體,謹守男女授受不親的君子之風 … 為何最後會變成這樣? 那些意外也不能全怪我啊。」 少年羅勃特愈說愈激動。 

「沒有人說你錯啊,孩子,只是你一直想著自己,想著自己是個君子」 我開始說話了

(* 為了少打些字,以下的對話,就不在標示發言者,看官自己判斷 *)

「想當君子有什麼不對? 我自認不是柳下惠,但也知道這是男人應有的典範啊?」

「呵呵,若你只想當君子,人家就非得當淑女,這樣是激不起火花的。」

「不當君子? 難不成你叫我做登徒子?」

「你膽敢做登徒子,人家鐵定是烈女,你就準備吃官司哩。」

「來!來! 小伙子,你還是不懂我的意思,嗯,今天就利用這個機會,好好開導你,你還年輕,只要能懂事,不怕沒機會。」

「孩子,跟人在一起的時候,不能光想到自己,就算是你認為是為對方好,這也是你自己想的,不是嗎?」

「就拿這次旅行來講,第一天你跟丟了,所以,你一直認為你有責任要想辦法挽救你們的旅程。 你臨危不亂,做的決定也很對,但是你太執著在這件事上了,執著到女孩不得不陪你完成你的責任。」

「第二天,你的任務換了,你雖然放棄了你的旅程,但是你卻硬將準時送她回家這件事攬在身上。 幾時回到家這是女孩跟她母親的事,你倒成了主角,活像個接到五百里加急的傳令兵,你這樣做,真的是為女孩好嗎? 還是想滿足你自己捨命陪佳人的英雄形象?」

「 所以,我說你只想到你自己。」

「你跟她偶然相遇,相遇之後,故事的主角,絕對不是你,也不是她,而是那場偶然的邂逅! 在這場邂逅中,男生有義務要主導,女生有權跟不跟; 你若真的在意這個偶然,就應該用心的去經營她!」

「想看看,這兩天你幾時把這場邂逅當一回事了? 她根本連個配角都不如。」

「男女的邂逅,就像一場梭哈,雙方若都只想著輸贏,明哲保身,照著自己手上牌打,好牌就肆意的往上喊,牌爛就死都不跟,那鐵定是一場無趣的牌局。」

「要玩一場好梭哈,首先就是要放棄輸贏,怕輸錢就不要賭,只想贏錢那是沒牌品。」

「像你這次,一個難得的獨處,楓紅的中橫,鬼斧神工的天祥,花蓮海邊的星空,清水斷崖的日出 … 這些都是老天準備給你的籌碼,但是,你沒意會到,你只顧照著你的牌打,逼著人家也只能照她的牌打,於是,根本是在玩比大小,哪是玩梭哈」

「沒有幾個女孩會想去點醒那個無趣的呆頭鵝。」

「總之,當你下次在遇到她時,記得:你的君子、面子、形象、責任、義務、慾念,甚至是你的未來,那都是你的牌,都是個屁。」

「嗯,時候不早了,你也該去睡了,改天我請少年痞特跟他的強棒美女到咱家玩幾把梭哈給你長長見識,看看人家梭哈打得多精彩。」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Peter
  • 那我得先回去Never Land 尋找當年的小飛俠.
  • Takol
  • 你是因為知道我帶大毛去墾丁玩,才想到要寫這個老故事的嗎?<br />
  • yangtsuyu
  • To Takol, 鐵牛:<br />
    <br />
    我寫這個老故事, 也是為了你們這些為人父者, 要及早有心裡準備<br />
    現在他們還傻傻的願意跟你們出去玩<br />
    再過幾年, 他們就會跟你說:「拔拔, 我明天就要騎車去環島, 給我錢!」<br />
    你們會答應讓他們去嗎?<br />
    <br />
    老痞特說, 他會答應, 但是他會在後面偷偷地跟<br />
    <br />
    到了當父親的年齡, 才慢慢的體會到年輕的時候是多麼任性. <br />
    <br />
    <br />
  • kite
  • 只得到一個心得<br />
    <br />
    年輕人比較不會有歹念~<br />
    <br />
    讓我想到結婚前某一晚跟前男友分手<br />
    <br />
    我跑到現在的老公家,打算借住一晚~<br />
    <br />
    雖然我後來還是回家了~<br />
    <br />
    但是我老公也很老實的沒對我怎樣~<br />
    <br />
    哈~
  • yangtsuyu
  • To Kite:<br />
    <br />
    你現在來住我家, 我保證你也不會怎樣.<br />
    <br />
    跟年不年輕應該沒關係<br />
    <br />
    應該是你老公也是個君子
  • Takol
  • 要寫喔,來呀來呀,誰怕誰,等我寫完遊記後,就來寫我年輕時當君子的那段<br />
    時光。
  • Peter
  • "你現在來住我家, 我保證你也不會怎樣"<br />
    <br />
    小心, 這話有語病~ 保證你不會怎樣, 但Robert可能會怎樣? 果然是羊皮<br />
    狼!!
  • 鐵牛
  • 現在是要比君子嗎?<br />
    嘿嘿,我也曾經被人恨過一次,這也算吧? ^^
  • yangtsuyu
  • To Kite:<br />
    有人叫我問妳:「是不是因為他沒對妳怎樣 所以悻悻然回家呢?」<br />
    <br />
    To Takol:<br />
    我不要岳不群啦,給我韋小寶!<br />
    <br />
    To Peter:<br />
    我知道君子對你很難寫,登徒子應該比較容易寫, 有沒有興趣啊!<br />
    <br />
    To 鐵牛:<br />
    <br />
    你上次留的言, 回送給你:「每次都講同一個故事,換一下啦…」<br />
  • kite
  • 哈~~很好奇是誰要你問的~<br />
    <br />
    當然不是,是因為我覺得我家的床比較好睡所以我回家了~<br />
    <br />
    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