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棒球場上,打擊者與主審各有自己的好球袋,前者是適合打擊者角度的球路,後者才是決定球的好壞球數。 所以,如果打擊者的好球袋涵蓋範圍超過主審的,那必定是位全能打者,任何角度的球路,甚至是壞球,他都能漂亮的一擊。 反之,則意味該名打擊者有不少打擊死角,一旦被投手摸清球路,三振難逃。

在社交場上,也有兩個好球袋,一是評斷個性的隨和/孤僻程度,另一則是評定每個人的社交能力。 社交能力好的人,深黯人性,再孤僻的人,都能與他結為好友。 社交能力差者,交友死角超多,再隨和的人,只要一昧不對,依舊是無緣收場。

我,在棒球場上,防守能力還不錯,常是當家一壘手; 打擊就不行,從未當過中心打線。 在社交場上,做人還可以,領過不少好人牌; 社交能力就 … 嗯,大家心裡有數。

打擊能力不好,只要投手放慢球速,擊中球心的機率就大增。 社交能力不佳,只要相處時間夠久,莫逆之交就有機會了。

我常想,當初畢業的時候,就應該選一間大企業,老死在那裡,雖然可能半輩子就只跟幾坪大空間裡的同事相處,但至少每個同事都可以熟透,沒有半生不熟的。 偏偏選了不歸路,全班最會換工作就是我,換公司跟轉檯一樣,位置剛坐暖,就準備退場,檯面上的人如過江之鯽,穿流不息,有幸遇見投緣的,才哈拉沒幾句,再見面就是離別宴,互道珍重,不勝唏噓。

我又想,如果老天不長眼,盡使我遇些刁鑽難處,或是居心叵測的小人,讓我恨的牙癢癢,不堪回首也就罷了。 偏偏,不知哪輩子修來的福,投給我的盡是主審特愛的好球,一再凸顯我是個打擊肉腳,連揮棒的勇氣都沒,只能望球興嘆,徒乎負負,暴軫天賜莫此為甚。

於是,十年下來,儘管遇人無數,但能混熟的好友,屈指可數。 剩下來的,又不能算是陌生人,全都成了半生不熟 。

對陌生人、對熟友,我都可應對自若,沒啥壓力。 唯獨遇見半生不熟的朋友,腦袋馬上急速凍結,幾乎沒法思考,也不知是啥原因,從小就是如此,越想改善,就越找不到話題打開僵局,只會胡亂聊幾句明知故問的廢話,最後都是對方受不了尷尬的場面,自行打哈哈走人。

久而久之,我給人的刻板印象就是很拘謹、嚴肅。 偶而流露本性時,總有人驚呼:「 Robert,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 或是看到我的部落格,感到陌生,無法聯想到本人。 這些反應,都是意料之中,我也不以為意,反而有解脫之感,總算又少了一個半生不熟。

雖然常常抱怨做資訊這行真是苦命,不受重視、常加班、沒成就感、只能餬口 .. 但,有一點最值得的是:這一行的朋友都很單純、很善良。 我在這行,幾乎沒跟人鉤心鬥角過,利害關係只會對外,從不會發生在專案的團隊裡。 所以,儘管每次專案都做的很辛苦,但是每個過程卻讓我有不少回憶。

像我現在做的專案,也是被客戶批的一無是處,加班加得天昏地暗,進度還是遠遠落後,大夥身心已疲,卻沒有人會推諉工作,幫人的熱心依舊不減。 到現在,與同事依舊沒啥話聊,還是半生不熟,但日子過得很踏實,再苦也可以甘之如飴,唯一困擾的是,每次中午我都要找藉口自己去吃中飯,免得被長官們拉去吃飯,又要為搶付帳而尷尬。

這樣 nice 的同事,在我經歷的每個專案中都遇到過,只是,因為自己外在的拘謹,不擅於表達情感,而都成了半生不熟-那種讓我腦子一片空白的朋友。 對於這些朋友,只能期待日後還有機緣,讓生米煮成熟飯。

在加班之餘,有感而發,寫這篇文抒發一下情緒,也感念曾與我共事的同事,希望他們周遭也是一群好人,好好把握。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Takol
  • 暴軫 -> 暴殄<br />
    <br />
    友直,友諒,友多聞。
  • Peter
  • 問個題外話, 是"好球袋"還是"好球帶"?
  • yangtsuyu
  • 應該是兩者都有人用<br />
    以字面上來講, 應該是 “好球帶”比較適合<br />
    不過,因為我第一次看到是 “好球袋” , 所以一直沿用
  • Albert
  • 雖然如你所言,你一路上都遇到不少好人,但我覺得並你不只是運氣好而已。我想你<br />
    的人格特質也是重點,所以你的"好球帶"很寬,大部分你都會覺得是好球,我認為這<br />
    是你的優點。我的個性就大不相同了,說不定很多好球向我投來,我卻都認為是壞<br />
    球,這可能也讓我失去了許多揮棒的機會。<br />
    <br />
    Anyway, I think I have to be more open-minded, then I won't miss <br />
    many opportunities around me....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