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目前參與的專案,是幫某公營企業開發資訊系統。 這個專案的規模、金額都破我個人的記錄,但業主所提供的支援,也是破記錄的少。 很難想像一個造價數億元的資訊專案,甲方竟然只有一位專員帶著三位科員配合,從未看到處長級以上的長官進我們的專案室,更不要說參與專案會議,最離譜的是這家機關的資訊單位完全不介入本專案。

剛來的時候,一直對這個現象感到納悶,依我過去的經驗,就算是幾百萬的小案子,業主參與的人員都比這次多,層級至少是副理、經理級,資訊中心人員更是廠商的窗口,從頭參與到尾比任何單位都積極。

因為好奇,曾經問過資深的同事,都說:「這裡的資訊單位超強勢,很兇,跟他們要個資料都要低聲下氣的,所以各處室都不太願意跟資訊單位打交道。」

很強勢? 不錯啊,殊不知資訊人員在企業裡老是被人使喚來使喚去的,活像個打雜的技工,地位卑微,不受重視。 少有聽到如此強勢的資訊單位,想必這個資訊單位裡個個都是頗有理想抱負,想一展資訊專才,不甘每天只做些轉資料、寫報表這類枝節瑣碎的雜事。

只是,疑問還是存在,為何他們不參與這個專案? 我們的專案可是這家機關的命根子,若出了差錯一定會上新聞頭版,董事長的烏紗帽鐵定不保!

直到兩天前,一場對話解答了心中的疑問。

資訊室某位小主管(甲):「妳發這個函給我們做啥? 要我們簽字背書嗎?」

負責本專案的專員(乙):「這個資訊專案現在要開始準備平行測試,要驗收,你們是資訊單位,請你們參與很正常啊!」

甲:這個案子進展如何,如何使用,妳也沒安排替我們同仁教育訓練,現在突然要我們去幫妳背書,我們哪看得懂啊?

乙: 案子都快結束了,你現在提這個,從一開始每次會議,那一次沒通知你們,你們有參加過嗎?

甲: 跟妳說過多少次,不是我們不配合,實在是我們沒有能力,我們單位同仁都是只會寫 COBOL,我也安排了很多 Java、Jsp 的課程讓他們上,可是還是沒人敢接這個案子,我也叫不動他們,妳不要讓我為難,大不了我跟課長報告不幹這個股長算了。

乙: 妳們資訊單位沒有能力? 那我們業務單位怎麼辦? 當初上面交代下來,我還不是硬著頭皮做下去。 我發函給你是照既定的程序,請你們去給些意見,又沒說你們一定要簽字,簽不簽隨便你啦。

甲: 這是你說的喔,那我就叫我們同仁去看看就好,叫他們簽字沒人會去的啦 …

他們倆就在我背後吵了十幾分鐘,我愈聽愈尷尬,活像在國外看到自己的同胞丟人似的,中途趕緊尿遁灑泡尿消消窩囊氣。 剛開始,我一直以為那個不想幹的小主管講的是“沒有人力”,後來他不斷的強調,我才清清楚楚的確定他竟然在一個使用單位面前理直氣壯的承認他們“沒有能力”。

喔,從未見過如此不堪的資訊人員!

話又說回來,資訊人員也真不好當,其他職務的人故步自封的大有人在,為何我們資訊人不想當夸父也不行? 有公家機關這個鐵打的飯碗,誰還有毅力持續追日? 那些還在當夸父的,有幾個是還有熱誠? 還不是因為找不到可以落腳的地方。 人家一次的收成,少則可以過冬,多則可撐數寒暑,哪像我們,過去的心血就像隔夜的飯菜,只能當餿水處理,每天都要爲新鮮的食物而打拼,絕對沒有休耕這回事。

老實說,我的個性並不適合IT產業,對新的事物總是冷眼旁觀,非到燒到屁股了才曉得著急。 像我這樣的人,如果僥倖可以拿到鐵飯碗,絕對不是件好事,反而使自己與社會脫節更嚴重,個性更孤僻,根本是個死胡同。 我很暸解這點,所以,雖然對很多事情,都是順性而為,唯獨工作這件事,我是逆性操作,強迫自己待在 IT產業。 起先是強迫,到了後期真的疲了,開始想找個安穩的企業落腳,但早已時不我予,也不得不繼續當夸父。

那場對話,讓我再次關照自己:「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這句銘言小時候在作文裡寫過千百回,不過,都是小和尚念經有口無心,哪知還真成了我的宿命。 還好,不單是我,慢慢的它也已成為所有現代人的宿命,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Takol
  • 本篇寫得好,用詞遣字起承轉合都佳,給一指。<br />
    <br />
    不知道夸父年紀大了以後,還追得動嗎?
  • yangtsuyu
  • 我若累了,想休息就休息唄,<br />
    <br />
    你就不行哩, 你敢休息, 小心大毛哪天開始不理你, 說你跟他有代溝!<br />
    <br />
  • Peter
  • 夸父年輕的時候用體力追,壯年期用腦力追, 老年期用經驗追, 永遠都追得動.<br />
  • Jubee
  • 我贊成Takol說的, 這一篇寫的真是好. Happy New Year.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