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國三舉家遷到台北後,回台南的次數並不多,有也是家族聚會或是旅遊經過,總是來去匆匆,未曾再細細的逛過這個熟悉的城市。

那天,公司的小妹問我:「Robert, 下禮拜台南的教育訓練,你打算怎麼去? 」

[我自己開車去!] 我不加思索的說。

「開車? 很累耶,其他人都要搭飛機,你真的要開車?」 同事們也驚訝的插上一句:「你是加班還沒加夠喔,還有精力開車?」

對我來說,開著車回到自己的故鄉,心裡只有興奮,怎麼會累? 於是,仍然不為所動,一個人開夜車到台南。

真是很巧,上課當天才發現原來講課的地點就在國中母校的隔壁,所以,開場白的時候,特別說到自己在隔壁的國中唸過。 才講完,一陣刺耳又熟悉的戰鬥機引擎聲呼嘯而過,打斷了我的講演,接著我繼續講:

「昨晚,我開車來的時候,每條路幾乎認不得,感到很陌生。 剛剛的引擎聲,終於給我一點熟悉感,哈哈。 都二十幾年了,沒想到這個航道還是沒遷!」

這是第二次上課,雖還談不上駕輕就熟,但比起上次,輕鬆不少,過程也蠻順利。 每天五點不到,就已收拾妥當,準備晚上的餘興節目。 這兩個月,不管是在台北還是外地出差,每天幾乎忙到午夜,在台南的這幾天,總算晚上能有自由時間活動,心情格外興奮。

雖然早已跟外地人一樣,對本地一無所知,但還是厚顏佯稱自己是巷子內的,每天的晚餐,帶著同事們四處亂竄,最後都是打電話跟阿姨、舅舅們求救,才勉強收場。

第一天,逛武聖廟、赤崁樓一帶的小吃,幾個同事每人輪流請一攤,碗粿、米糕、魚翅羹、蚵仔煎、擔仔麵、最後來一杯道地的冬瓜茶,呼! 好不過癮。 第二天,開到七股吃海鮮, 五個人叫了九道新鮮海產, 吃到撐的要命還打包,才花1500,大夥直呼便宜,恨不得天天來台南出差。 第三天中午,去吃有名的虱目魚粥,這是當年我的最愛。 當同事們稀飯才吃兩口,還在小心翼翼的挑魚刺時,我早已剋光兩碗,在旁邊撐著肚子直呼好飽! 三天吃下來,最滿足的大概是我,多年來老愛挑剔的嘴,總算沒得嫌。

每天晚餐後,我總是意猶未盡,像帶團的導遊似的,繼續安排下一攤行程。

「要不要去安平古堡,吹海風喝咖啡? 」

「黃金海岸也不錯!」

「健康路一帶有許多不錯的 PUB,要不要去坐坐?」

比起前公司的同事,現在的同事似乎對夜間活動興趣缺缺,任憑我這個在地的熱情的慫恿,同事們既不願爽快答應,又不好意思直接婉拒,我看大夥兒意興闌珊,很識趣的開回飯店,讓他們早點休息,自己則繼續開著車,漫無目標的在市區閒晃,想重新再認識這個城市。

台南市若不包含安南區並不是很大,國中的時候,每天騎腳踏車往返,幾乎熟遍整個市區。 過了二十六個年頭,現在市區的景象跟我腦海裡的幾乎已對不起來。最扯的是,連自己住了十多年的那個老家,竟然會迷路,找了許久才找到,不是我路痴,實在是變化太大了,嗯,變得很擁擠、很醜,所有想看的都已不復見。

去年,爸爸把老家的房子賣了,心裡還有些不捨,想再看她一眼,總算這次有機會回來看看,也確定以後不會再牽腸掛肚想著她。

這次住的飯店,它的軟硬體設施、服務品質,都是我所住過最棒的,好的沒話講。 不過,我每天還是摸到午夜一兩點才回飯店。工作這麼多年來,第一次有機會回台南出差,對我來說,能開著車逛著故鄉的街道,心情得到的滿足,遠超過豪華飯店舒適的被窩。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akol
  • 等你回來吃老正源尾牙啦,好久沒喝啤酒了。
  • Peter
  • 沒錯! 老正源尾牙就等你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