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個禮拜,連續幾天都和O牌原廠派來的業務代表、資深顧問、講師在一起上課、吃飯以及開會,明天他們就要上飛機走人了,終於,我又可以回歸平淡無趣 Coding 的日子了。今晚,又是一個清閒的夜晚,就來噗一段,說說這些外籍兵團來台的目的,還有老蘿蔔濫竽充當做陪的一些感想,呵呵。

話說我們的客戶,大刀闊斧,準備在未來幾年,陸續替換多項老舊的核心作業系統,項目多的驚人,由上而下,全部都要換,包括:SM、SG、MDM、CC、CRM、BS、PS以及ERP等,夯不啷噹快十項系統專案要進行。每項系統專案的規模都很大,不要說全部參與,老蘿蔔只要有幸參與其中一個項目,就可以安心做到退休囉。

這麼大的一塊餅,當然,立刻引起兩家世界級資訊系統大廠覬覦,一家是在DB獨佔鰲頭的龜殼幫(O牌),另一家則是稱霸ERP市場的蛇蠍派(S牌)。兩派人馬早已布局良久,都想整碗拿去,互不相讓。

龜殼幫布局這塊市場最積極,此幫財大氣粗眾所皆知,上述的系統中,除了SM、SG這兩項屬於硬體設施,沒被龜甲奇兵染指外,其他六項的世界領導品牌都早已納入龜幫名下,都當了有錢快樂龜孫子,可謂是產品最完整,最有氣勢的廠商。

 嘻嘻,很有幸的,老蘿蔔現在服務的敝公司就是跟龜殼牌合作,兩年前與龜殼幫聯手完成 BS 的開發,目前已陸續上線使用中。

當然,蛇蠍派也不是省油的燈,ERP已被他們吃下毫不意外,而且,他們在台灣的資訊導入服務經營夠久,唬爛誇大的伎倆無人出其右,明明旗下產品線尚未成形,還是照樣來搶。業務包山包海,客戶提的任何需求,通通都說可以,身段跟蛇一樣柔軟,企圖心跟蛇一樣想吞象,將其歸類為蛇蠍,真是名副其實。(咳咳,嗯,我有偏見,這全是為了我的退休夢著想才如是說,敬請見諒)

至於為何叫做龜殼幫?除了他品牌名稱讓人聯想這個字眼外,這幾天,老蘿蔔跟他們亞太區的業務開過幾次會議後,不得不敗給這位洋代表,腦筋硬得跟龜殼一樣,不把他們打入龜類一族,不足以形容那副死腦筋。

 他們腦筋到底怎麼硬得像龜殼,以下老蘿蔔節錄那位洋代表回覆客戶需求的一些言語 …

 

會議現場一:

某客戶主管:「我想瞭解龜殼牌對於旗下BS這項產品,到底有沒有心要在台灣經營?你們台灣據點只懂龜殼牌DB,對於其他併購來的產品根本沒有能力服務客戶,顧問都要飄洋過海請過來,荒腔走板的國語說得離離落落,回答問題的深度只夠隔靴稍癢。有了BS這次經驗,誰敢再繼續買龜殼牌其他產品?貴公司到底有沒有打算在台灣深根,部置強有力的龜甲兵團啊。」 

龜殼牌業務代表透過翻譯聽完後,不疾不徐的,用很清晰的洋文回答說:「你知道的,我們可是龜殼牌耶,是跟萎軟並列兩大邪惡帝國的世界級公司喔,所以,本公司各據點人力部置,都是高層經過嚴謹的效益分析後,所做出來的,我算哪跟蔥?不可能改變的。」

「對於台灣,我們能投入的資源就是這樣,至少目前是如此。沒辦法,你們台灣市場小不啦機的,養不起我們那些昂貴的龜甲奇兵的啦。」

那位洋代表剛講完,另一位客戶主管實在聽不下去,繼續說了相同的問題,更具體的舉出先前合作過程中一些痛苦的經歷,強烈質疑龜殼牌根本沒誠意。

那位龜殼牌業務代表透過翻譯聽懂後,依舊不疾不徐的,用那口漂亮的洋文說:「要我們的 speacial 服務?可以啊,拿錢來談啊。只要你們肯出錢,養得起我們昂貴的龜甲奇兵,包吃包住包機票,還要讓我們公司有合理的利潤,都可以來談啊,有何不可? 在商言商,不是嗎? 」

聽完後,客戶無言,懶得再說什麼,吃飯時間也到了,散會。

雖然那位洋代表很有誠意的把每個洋文咬得很清晰,但...老蘿蔔還是很努力的沒有聽得很懂,上面的節錄,是老蘿蔔觀察客戶無奈,一副上了賊船的表情,以及敝公司業務臉上三條線,坐立難安,一副煮熟鴨子快飛了的表情,所推敲出來的。

請相信我的觀察力,意思八九不離十。

忘了提一點,現場有客戶的高級長官在場(副座級),不過,那又怎樣,這樣就想軟化洋代表的龜殼腦袋嗎,不要忘了,人家是龜殼牌耶,龜殼怎麼可能軟呢,不要傻了。

 

會議現場二:

敝公司業務們跟那位龜殼幫洋代表闢室密談,討論雙方如何攻下眼前這個客戶即將編列預算的山頭:CC+CRM+PS 。

老蘿蔔在旁邊,依舊很努力的想聽懂這位洋代表所說的每一句龜殼銘言 ... 呼呼呼,我真的很努力,很盡力的,但是不負責任的節錄如下 …

敝公司業務:「趕快,時間不多了,你們明天就要走了,針對這次要攻的山頭,你們龜殼公司打算提供哪些軍火給我們? 報個價過來吧。」

話剛說完,龜殼幫負責大中國地區的買辦趕緊神祕謹慎的將他的筆電遞過來,使個眼色說:「喏,價格都在上面,你看一下。」

那筆電螢幕實在太小,老蘿蔔老眼又昏花,根本看不到上面寫些啥傢伙。只見敝公司業務看了一眼,心頭一震:「啊,怎麼這麼貴? 坑人喔。」

大中國買辦立即會意,趕緊打哈哈說:「你看錯了啦,那是 list price,最後面那行才是。」

那龜殼幫洋代表似乎聽得懂我們雙方中文的對話,臉色很嚴肅的打斷我們的對話:「這個價錢是我們的底線,你們對外千萬不可洩漏!我們在亞太地區,賣給日本、新加坡還有高麗棒子都是這個價錢,所以,沒有講價的餘地。」

敝公司業務代表很識趣:「這規矩我知道啦。不過,有一點特別要提出來的是,客戶這個山頭,打算分三個階段完成,每個階段都要獨立編列算,分別開標。當然,第一標拿下來後,後續兩標應該也是同一個廠商繼續承包,但是,也有可能例外,誰知道那蛇蠍派又會使什麼陰險的手段中途來搶呢?君不見他們這次拿下ERP後,還大言不慚跟客戶說,這個山頭若給他們,他們連我們辛辛苦苦才完成的 BS 都可以翻掉重做。你說聽來氣不氣人,真是可惡。」

敝公司業務洋文也不很靈光,很費力的說得這麼多,頓了下,繼續又說:「所以,你們提供的CC+CRM+PS這三套軍火,我們第一階段只會用到CRM,可不可以分開來賣?每次買一種軍火就好,這樣價錢才好看,客戶編列預算比較容易過關。」

不知道是我方表達不清楚,還是龜殼幫不敢置信這世界上竟然同時存在一群腦袋也是龜殼做的官員,真教人想敲下來,看看誰比較硬。

我後來覺得是後者,因為連那位大陸籍的中國買辦,在第一時間也搞不清楚我方的提議,言不及義說了一堆廢話。

至於那位洋代表,當然也沒搞懂,還一面忙他手上的工作(他事後說印度有狀況,需要立即處理),一直不斷的 Say No!

老蘿蔔在一旁,這次終於有聽懂一點,眼看退休計畫可能會泡湯,一時心急,顧不得在洋人面前把國醜外揚,馬上脫口說出咱們柵湖線先後由法國、加拿大兩家公司整合的荒翏案例。

此話一出,我方業務靈機乍現,馬上補上台灣高鐵歐日共構這個舉世歎為觀止的畸形案例。

接連兩個龜殼腦袋做出的龜殼案例,終於,這兩位龜殼牌代表聽懂了,只是,他們不知道是心心相惜,還是繼續無法接受天底下竟會有比自家龜殼還硬的腦袋,始終不肯鬆口,堅持一次就要三套一起買,絲毫沒有轉圜的餘地。

這時,我方的業務火氣也上來了,這兩天受的窩囔氣,給他一次宣洩 ...

「你們這樣一點都不通融,那這標單要我們怎麼報?」

「三套加起來這麼貴,你要客戶的預算怎麼編啊,不被立法院那些惡煞找機會修理才怪,簡直是要把這個山頭白白讓給蛇蠍派嘛。」

「人家蛇蠍派,產品雖然沒有我們好,但是,蛇肉要切幾塊都可以,這樣才容易過關得標,產品好不代表能得標,你們懂不懂啊。」

「入境要問俗,到了顢頇之國,就得尊重敝國顢頇文化,這是做業務基本的態度,你們龜殼牌難道沒教你們這些小龜殼腦嗎。」

「照你們的意思,一次就要買齊三套,就算得標,我們公司也不敢接啊。現在馬政府聲望這麼低,難保兩年後被輪替,又被那個曾經停建核四的政府亂搞,人家浪費數百億公弩,眉頭都不會皺一下,這個山頭區區幾億又算啥。到時候,沒有繼續得標,買了那麼多軍火,你們又不能退貨,我們公司小,哪賠得起?」

「我們都是領薪水的,公司倒了,你要我喝西北風喔,還退休個屁,還不如去投靠蛇蠍派算了。」

以上的宣洩,交雜著老蘿蔔氣不過的 OS。

經過我方排山倒海,胡亂宣洩一陣後,終於,砲火停頓了一下,大概是想看看那龜殼腦袋在這波猛攻下,可打穿幾個洞?

切,想太多,我們那點零星的砲火算什麼,講得臉紅脖子粗,人家當我們是洋文太破,所以才說得如此激動。

只見那位龜殼牌業務代表,優雅的放下手上的工作,轉頭過來,依舊不疾不徐的,用那口漂亮的洋文說:「Well,我很同情你們的處境,也對貴政府專案執行的方式深感欽佩,簡直跟敝幫一樣食古不化,敝幫入境問俗,當然要繼續禀持龜殼腦袋,才稱得上尊重貴國,您說是不是啊。」

突然,話鋒一轉:「至於那些臭母腥,哼,他們要剁成幾塊來賣,我管不著。每家公司的產品,都各有特色、優劣,賣蛇肉的當然可以切成塊來賣。但是,你們知道的,我們可是龜殼牌耶,請問,龜殼可以切開來賣的嗎? 你以為我願意啊,請尊重我們產品的特色,大家彼此尊重一下嘛,OK? 」

無言以對 ....

現場一片寂靜,

天色已黑,

散會。

 

以上所言,都是老蔔在有聽沒有懂的情況下,濫用想像力所做的會議紀錄,若有雷同,純屬巧合,嚴禁傻傻的被老蔔所影響。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