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歲的生日,是對成人世界的一種企盼。 

三十歲的生日,開始賺錢、成家立業,是象徵自己獨立的宣言。

四十歲的生
日,沒人想慶祝這天,就像飯店裏的第四層,是個忌諱,直接跳過算了。


昨天
(2/25),是我的生日,剛好是第四十屆。因為是年假的最後一天,在長假後症候群的強烈低氣壓壟罩下,整天無精打采、悶悶不樂,啥事都不想做,就賴在床上抱怨著這個年過得超沒味的,累了大半年還沒休個過癮就又要打起精神去出賣苦力,自己的青春都在這樣勞碌中消耗殆盡,換來的是平淡無奇的四十歲。
 
四十歲是人生重要的里程碑,打從年假前,就打算為這個重要的日子寫一篇感言,想了幾天始終沒有頭緒,倒不是腸枯思竭沒有靈感,而是百感交集,五味雜成,不知如何下筆。大部分時刻,內心很是感謝上天賜予我如此平順的人生,從未讓我吃苦、受難,安分知足的當一個凡夫。但卻又有那點遺憾,感嘆過去半生中沒有刻骨銘心、驚心動魄的焠鍊,沒見過世面,萬物無法了然,以至於在面對不惑倍感心虛,彷彿交了白卷。
 
想以幽默風趣的態度面對他,胡亂想了一些俏皮的形容詞,原來,四十歲的他是如此的不討喜,因為:
 
因為他既不夠格賣老,又稱不得年輕,青黃不接,很尷尬。
 
因為他不再是蠻牛,是條老牛,不能夠大大方方的吃嫩草。
 
因為他開始擔心未來已經沒有更大的石頭可以撿。
 
因為他開始面對“不惑”這個永遠讓人很心虛的字眼。
 
因為他開始會在意名片上的抬頭。
 
因為他開始要壓低聲音說:「我不知道」。
 
因為他開始要爲自己的身材負責。
 
因為他開始把醫生的危言聳聽當一回事。
 
因為他 …
 
太多個讓人高興不起來的因為,只說明著一件事: 他老了。
 
老就老,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自古誰不老? 只是,當了一天的他,像是乞丐扮王子,處處不對盤,他的種種根本套不到我身上,因為:
 
我的白頭髮還沒幾根,繼續拿著二十歲的大頭照行騙天下,怎能甘心服老?
 
我還沒有足夠的經驗、智慧,至今還在跟年輕小伙子比精力,賺的是苦力錢,怎敢大聲稱老?
 
我放眼花花世界是如此多嬌,那麼多的誘惑每天擾亂我心,如何能“不惑”?
 
我逢年過節吝於發紅包給晚輩,不懂得幼吾幼,豈敢期盼後輩老吾老?
 
所以,說老太沈重,我等擔待不起,只有看過我身分證的人會膚淺的認為我已經是他; 了解我的人,我的好友,看過本部落格的路人,都知道我不是他,我還年輕﹗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akol
  • > 我放眼花花世界是如此多嬌,那麼多的誘惑每天擾亂我心,如何能“不惑”?

    喔~~ 喇伯要開始花心了嗎?...帶我一起去啦。
  • Peter
  • 生日快樂
  • Albert
  • Happy Birthday!!

    Sorry for congratulation so late. The next one will be me, just a year away.

    Anyway, always keep young at heart... to us.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