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這半年,社區附近養狗的人家似乎多了不少,蹓狗的時候總是看到路旁遍地狗屎,連我看了都很惱,痛恨這些沒公德心的狗主人,丟愛狗人士的臉,心理正嘀咕著,看到有人走近,馬上回神,趕緊快步離開現場,莫名奇妙的害怕別人有色眼光。
 
只要我帶狗走入人群,這種莫名奇妙的心虛總是揮之不去,因為,養狗這件事在我們的社會稱不上是主流,大眾對於狗狗所製造出來的問題之容忍度很低,他們樂於體諒陌生小孩子的頑皮舉止,卻無法同理心來看待可愛小狗的熱情。對我而言,養狗最大的壓力是周遭人們不友善的態度,為了逃避這些壓力,我選擇避開人群,避開假日、避開景點幸好,這樣的活動方式也很合自己的喜好,幾年下來倒也自得其樂。


 
拜內湖捷運之賜,最近,汐止、東湖一帶的房市熱絡不少,我家附近的房價已經比當初買入價高約一、兩成。這樣的榮景,對此地大部分居民而言,當然是件振奮人心的好事。商機敏銳的建商,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新案紛紛推出,荒廢多時的空地,很有效率的成了豪華新穎的建案。沒有人想到進出東湖的那條瓶頸是否負荷的了突然暴增的人口;也沒有人會在意,金龍湖、翠湖未來將會人潮熙攘,車輛橫行,小販聚集、卡拉OK擾人
 
那天,我與老婆討論到此事,打算開始未雨綢繆,倆人煞有其事的開著車,繞著台北盆地周遭,尋找下一個居家環境,一個有點偏僻又不很偏僻的地方。半天下來,舉目望去盡是濫建的山坡地,密集的程度比汐止有過之而無不及,房價也沒有汐止實在,重頭到尾沒有ㄧ個建案可以吸引我們下車,回程中,我們只得承認:只有汐止適合我們。
 
當初討厭城市生活,從松山搬到汐止,來到了盆地的邊緣,便已退無可退,再退就得越過山頭,我可沒陶淵明那樣避世,還是得進城討生活,只不過想擁有一點鄉村的氣息,眼見整個台北盆地內即將被城市人那套跟我不對盤的生活習性所淹沒,而我們只能無奈的承受,房價漲只是帳面上的虛榮,與我何益


 
我目前工作的環境雖然常加班,工作繁重,不過,工作的心情到蠻愉快的,主要是這裡的同事個性都不錯,很好相處;另一方面,這個案子我加入的晚,核心的工作都不在我手上,大都擔任救火隊的角色,既沒壓力卻容易在長官面前展現績效,以致於副總、處長、經理都把相當肯定我的能力,只要發現驗收前有啥工作來不及,就派我去支援,對我而言,只要不要叫我管人,我都勝任愉快。只是,這樣的好景不知還能維持多久?很快的,這個案子將會結束,在下個新案子中,真不知道要怎麼開口說:「我可不可以不要管人」。
 
在台灣的職場裏,能夠當上管理者通常都是比較聽話、被上司信任的,至於管理能力好不好倒是其次。我,唯一的優點就是聽話、盡職,又是 MBA,管人這項惱人的工作,總會落到我頭上,每份工作只要超過兩年,就得開始煩惱這惱人的問題。


 
我的小阿姨僅大我四歲,打從唸幼稚園時,就由她帶著我上下學,所以,我們倆的感情很好,我向來都是直呼她名子,沒大沒小的。小姨丈跟我同年,比我小幾個月,是個水電工人,全家就仰賴他的收入。
 
阿姨有兩個女兒,大女兒今年要考高中,那天,阿姨特地找我聊他的大女兒,很憂慮女兒的未來。我這位表妹,平常電腦玩的很兇,常常掛在聊天室裡,時下年輕人的電腦技能她都會,只是學校的課業不理想,又有點叛逆,聯考當前她選擇了逃避,告訴她媽媽決定不考公立高中,想念個職校的美容科就好。
 
我勸阿姨,就順表妹的意吧,讓她走技職體系,但不能讓她自暴自棄的亂選科系,她對電腦應用的能力不錯,唸個資管科說不定可引發她的興趣。我會這樣的建議,主要考量到阿姨家庭收入要像一般中產家庭那樣花大把銀兩投資在孩子的課外補習上,著實非常吃力。再者,孩子正值叛逆期,還不會想,過度的企望只會增加孩子的壓力。不如暫時以時間換取未來的機會,來日方長,只要不放棄,未來的造化或許更佳。
 
我嘴裡講著,但是心是虛的,就好像把一艘小帆船送進凶濤的大海似的,不由得感謝上蒼,當年沒讓我滅頂。
 

 
昨晚,無意間逛到 <工頭堅部落> 所轉載這篇王文華所寫的“白天紐約黑夜巴黎”,心理頗有同感,不同的是,我還未曾為主流價值賣力奮鬥過,就深深覺得自己與主流樣樣不對盤,可是,又沒那個膽放棄紐約,投奔巴黎,只敢退縮於紐約郊區,自我心裡安慰一番。
 
其實,很多人跟我一樣都是嚮往巴黎生活方式的,只是,我們處在一個不是真正自由的社會,大部分人免不了被主流價值所束縛,而失去了自主性,被迫放棄巴黎,活在自己不喜歡的紐約。所以,活在這個社會裡,只有一個感覺,就是單調。大家的人生規劃大同小異,人生處處是窄門,時時要競爭。這種不自主的現象,愈是底層愈是嚴重,只有僥倖爬到頂層,才有能耐擺脫束縛,享受充分的自主。只是,既然能夠爬到頂層,代表這套主流價值系統是非常適合這些人的,當然不會有反省的契機,像王文華這樣的體會,畢竟是少數。
 
我最不喜歡看的書籍,就是像郭台銘這纇人的傳記,在我眼裡,他只不過是蝴蝶效應裡那隻奮力振翅的蝴蝶罷了,根本不配傲得如此囂張,實在不喜歡這個人,但,很不爭氣的是,他家的股票我還是忍不住買了,沒辦法,在白天的時候,我總是有那麼一點不自主。
 
當然,並不是每個人都被主流價值所綁架,也有不少例外的。像最近,樂生事件、蘇花高興建的爭議等,都是有一小撮人與主流價值相抗衡的案例。很耐人尋味的,這兩件事件,站在主流對方的都是以學生為主力,有人罵說:「學生不食人間煙火,所以,才會有這樣不切實際的行動。」 我感慨的是,為何每個赤子離開了學校,食了那人間的煙火,就都成了紐約客了呢? 
 
以前,我認為原因是上一代在經歷苦難、貧窮後,追求平穩、富裕的人生很自然的成了社會主要共識。 那時候的政府就像交通警察,指揮人民一個個的開上這條主要道路上。然,經歷了數十年的安定發展,主幹道開始擁塞了,事故也多了,那交警卻不知如何另闢道路疏導車潮,只會一成不變的加寬那條單調的道路。
 
換了政府後,原本認為他們既然口號喊的如此響亮,那就期待看看唄,誰知根本就是一群無能的騙子,幾年下來沒見過這些政客為我們規劃過哪些替代道路,這也罷了,比起從前,現在的政客特別媚俗,社會公義蕩然無存,這條擁擠不堪的道路,猶如現代叢林,為了生存,就得你爭我奪,結果,強者恆強,弱者處境更加艱困。
 
最近,不少人說執政黨在搞文革,只會破壞,沒有建設,看了不禁讓人痛心、難受。 不過,換個方向想,何不乾脆請他們也把紐約這條要道一起砸掉算了,讓人民自己找路走,各自走出想要的路,到自己理想的城市,這個世上,除了紐約、巴黎,還有倫敦、羅馬、北京、東京 … 這樣總不會塞車了吧。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Peter
  • 昨天塔克還跟我提到或許考慮人生來個大轉彎, 走不一樣的路. 接著今天又看到你這篇......
    唉, 關掉IE回到工作, 繼續在這條擁擠不堪的路上求生存.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