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熱的夜晚,家裡一片死寂,因為,樂樂今晚睡的很安祥,靜靜的看著她可愛的容顏,想著她淘氣頑皮的模樣,叫我如何接受這個突來的噩耗:從今以後,再也聽不到那令人發噱的打呼聲了。 

不過是幾個小時前,今天下午,跟往常一樣帶這著三隻愛狗到附近散步,樂樂依舊是活潑亂蹦,看不出什麼異常。 走了約半小時,還不到平常散步量的ㄧ半,她開始賴皮,走沒兩步就鑽進樹欉裡趴著休息,她常常如此,走走停停,我們也不以為意,休息幾分鐘後,看她喘的厲害,我心裡開始緊張起來,趕緊跑回家開車將她送到醫院,經過ㄧ陣冷水沖涼,體溫才由42度降下來,回復到正常的體溫,神情似有起色,心理的ㄧ塊石頭剛要落地,她卻ㄧ陣抽畜,肛門開始失禁,從此每況愈下,病情未有好轉。
 
帶她回家時,心理就有不祥之感,看著她急促的呼吸,百般的不忍,拿起電話打給最信任的獸醫求救,醫生也沒法,說這兩天是危險期,只能祈禱她安然渡過。才放下電話,樂樂的尾巴突然不斷的擺動,奮力抬起頭,眼睛亮了起來,然後呼吸聲突然停止,安祥的躺了下來,她搖完最後一次尾巴後,終於走了。
 
ㄧ直到現在,內心還是無法平復,唉,如何釋懷呢? 這半年來,這小鬼早已是我們家裡的重心,鏡頭的焦點,誰能料到她去的如此突然? 誰能承受那生動、鮮活的片段都已成回憶?
 
不願再多想,也沒心情多寫,不禁再看她一眼,
 
樂樂,我的好孩子,安心的走吧,我會永遠想念妳。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Takol
  • 節哀。

    樂樂一定是去了司馬庫斯,自此遨遊於山嶺之間,喜樂,平和。
  • Sally
  • 唉。怎麼會這樣...
    請節哀。
  • KITE
  • 好突然~
    不過希望你節哀~
    至少她沒有病痛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