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沉迷於黃易的尋秦記,連續兩個禮拜,一吃完晚飯,就挑燈夜戰,神遊於戰國時代,直到天色將明,才拖著疲憊的身子上床。這本小說篇幅很長,共有 25 卷,但劇情精彩,節奏明快,少有冷場,直到昨天,我都是興味盎然,大呼過癮。
 
昨天下午,看完第24卷,伸個懶腰,看窗外的天氣不錯,又看到三隻狗子期盼的眼神,心理一陣愧疚,最近可冷落他們很久了,是該出去動動筋骨,便決定將最後一卷留給晚上當宵夜,即刻起身整裝出去蹓蹓 …
 
夜裡,處理完樂樂的後事,一個人呆坐在書房,為了讓自己趕緊脫離悲傷,我點入第25卷,看看是否能再神遊戰國… ,結果,我辦不到。
 
每看兩行字,腦子不自主的就會想起樂樂,根本無法融入劇情,縱然是壓軸好戲,卻看的索然無味,再看下去就糟蹋了,索性停下不看了,繼續發呆。
 
難道是報應?
 
這兩個禮拜,每次看到小說裡生離死別的場景或是男主角緬懷故人的心境,我總是嗤之以鼻,老是怪作者寫的太濫情,只不過是萍水相逢的情緣,怎會如此感動肺腑,甚至用到椎心之痛這樣煽情的用語?定是作者為了給男主角設立復仇的動機,才如此矯情吧。惟有這樣想,才能為自己的冷漠、理性找到合理解釋。
 
然而,今夜,我也嘗到了椎心之痛,為了一段五個月朝夕相處的緣分。
 
我是一個感情充沛、很念舊的人,理論上應該是常常活在感情的煎熬裡,但實際上,我表現的卻是寡情,理性到讓人覺得沒有人性。在我的經歷裏,椎心之痛不知凡幾,大至母親、外婆過世,小至一段戀情的結束,都曾讓我痛得失眠好幾晚。很奇怪的是,我總是忘了椎心有多痛! 所以,當週遭有人正遭受椎心之痛時,總讓我很尷尬,不知如何表達同感,漠然的表情連自己都感到厭惡。
 
但,某些時候,卻為自己這樣的理性感到驕傲,認為是成熟的表現。實際上,我認為這是種自我保護的機制,因為我沒有本錢濫情,更承受不了椎心的苦毒,為了怕自己傷得厲害,唯有快刀斬亂麻,即時收斂已空虛的情感。
 
想到這裡,心情平復了些,看看ㄧ旁的多多與妞妞,想起以前只有這兩隻狗子時,自己不是也很滿足嗎?為何今晚卻感到如此空虛? 因為,樂樂來的時候,我毫不費力的拿出另一份情感來付出,現在,她突然走了,那份額外的情感一時間無法排遣,因而感到空虛、難受。  
 
情感的付出是容易的,有對象可以付出更是讓人快樂、滿足。付出的對象消失了,也就是生離死別的時刻,就該收起多餘的情感,不知節制繼續付出感情,只會讓自己心更痛。唯有理性的面對生離死別,才有資格期待下一次的感情。

如果你問我,會不會再養狗? 會的,我還會再養,滿心期待另外一個緣份。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akol
  • 我還來不及看到樂樂,就...

    多多和妞妞還好吧,狗兒們的感情也是很脆弱的,這段時間多花點時間陪他倆好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