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職場裡,我常以「青蛙與蠍子」故事裡的青蛙來形容自己的情境,不管資方如何待我,我很少抱怨發牢騷,更不曾意氣用事搞個同歸於盡,總是默默的做完該做的事。所以,很少與資方結怨,大部分的主管對我也讚賞有加。但事實上,我會留在崗位上賣命,為的是對工作的期望,是信守責任承諾,是顧及同事情誼以及對新環境的恐懼,唯獨沒有半丁點是為了對資方效忠。
 
那天,副總在開會的時候,再次的重申希望同仁們上班不可遲到,不僅如此,還要能早點到。 他說:「看你們每次都剛好準時到,讓我覺得大家似乎不太喜歡公司, …」 聽到這句話,心中不禁冷笑的回了一句:「青蛙一點都不喜歡蠍子,會帶牠過河,是本性如此。」
 
與往年一樣,我到這家公司任職,依舊是個不多話的順民,逆來順受,任勞任怨,因而受到本專案的兩位高層長官賞識。不過,這兩位長官的管理手法過於粗糙,言語又不夠體貼,非常不得人心,當然我也不例外,暗地裡很不欣賞他們倆。這兩位主管並沒有極力想辦法減少大夥的工作負荷;也沒有適度的爭取實質報酬激勵大夥的鬥志;從頭到尾只有不斷的鞭策,以專案的成敗來威嚇同仁,不斷的給時間壓力,說穿了只是將專案成敗建構在員工的責任感以及忍耐力上,這專案的成敗風險可想而知。
 
當然,在這個池塘裡,並不是每個人都是青蛙,這個專案就靠著幾隻青蛙苦撐著。 青蛙天性就是要幫人過河,根本不需要蠍子的鞭策,只盼蠍子能掌好舵,不要多走冤枉路。沒安全感的蠍子根本不會識別青蛙,只道青蛙不會叫,會叫的鐵定是癩蛤蟆,渡河期間既不敢放毒怕誤傷青蛙,卻又壓抑不住愛螫人的本性,弄得這個大夥踉踉蹌嗆,未曾安穩過,這就是兩年多來我的工作寫照。 

我說蠍子啊,若你不知道誰是青蛙,誰是癩蝦蟆,沒本事放毒,就少管點吧,青蛙喜歡用啥姿勢游,就隨他吧,管那麼多做啥?好好掌住方向吧。
 
我說青蛙啊,既然橫豎都要帶他過河,就少叫點吧,免得上岸後,人家不領情把你當癩蝦蟆,回過來毒死你。
 
游完這趟後,我們的青蛙頭兒八成不想再與這批不上道的蠍子合作了,沒了頭兒,我將何去何從? 繼續與蠍子纏鬥? 還是離開這個池塘?唉,才沒兩年怎麼又要面對苦惱的問題。
 
或許自己的工作運不錯,從畢業至今,不管到那個池塘,都有青蛙頭兒罩著,讓我從未直接面對蠍子的荼毒。 早些年,世道好的時候,我離開池塘的原因是擔心自己成為井底之蛙。這幾年,世道慘澹,幾乎都是池塘的水燙的我不得不逃。現在,世道依舊未見好轉,而自己的份量早應該當個頭兒了,在遍地的小池塘裡,可難再遇見比我更大的青蛙頭兒,看來只得面對現實開始與蠍子共存吧。
 
當青蛙是條不歸路,那些曾經帶過我的頭兒們,一個比一個慘澹,在蠍子的國度裡,青蛙是難以立足的,不得讓人懷疑這世上真的有青蛙天堂嗎?
 
儘管如此,我依舊無怨無悔甘心當個青蛙,因為我怕孤獨,當蠍子注定只能孤獨。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Takol
  • 看來你知道蠍子是怎麼從青蛙演化而成的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