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這個網誌,浮上水面的看倌,連我在內不過就五隻小貓,真是少的可憐(快撐不下去了啦) 少也就算了,還都是河南同鄉來捧場,亂沒面子的﹗,第一次遇到這種稀有省籍可以過半數的。

沒法,為了要讓自己的拙文能銷的出去,有時還不得不媚俗一下,免得老鄉們不爽走人,這個站也不用玩了,所以,咳咳,今天,為了感謝咱老鄉的熱情贊助,就寫一篇:「我是河南人」 給老鄉一些認同感。

不知道什麼緣由,從小,打懂事以來,就很以我的祖籍為榮,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日子,小小羅勃特自認為自己一無可取,非常自卑,唯一感到可以驕傲的就是:我是河南人。

每當一聽到別人問起:「小弟弟,你是哪裡人?」 小弟弟立刻眼睛一亮,很興奮的大聲說:「河南,我是河南人!」 不知道是小弟弟門牙沒長齊,發音漏風,還是對方判斷力有問題,十個有八個,總是滿臉狐疑不敢置信的喃喃自語:「荷蘭? 怎麼可能?」 「吼,當然是不可能啊, 難道你們都不知道大陸有個河南省嗎?」

小小羅勃特當時的確無法理解怎麼會有人連這麼重要的省份也不知? 到底地理念到哪裡去了啊。不過,還真是冤家,他萬萬沒想到,三十年後,那個跟他同床十年的枕邊人,已經跟她說過N次了,結果,每當別人問她:「你老公是哪裡人?」 十次有八次她都答不出來,答出來那兩次是她老公用MSN 跟她偷講的。

終於,我不得不承認,真是錯怪大家了,不是你們地理不好,都是我的錯,錯在我地理唸的實在太好了。

我地理、歷史也不是唸的好,是她們就像天生就長在我腦子似的,每次新課本一發下來,回家馬上迫不及待的把她們看完,然後,就全記在腦子裡,以後也不用再看了,再長的地名(底格里斯、幼發拉底、美索不達米亞 …),再嗷舌的人名(耶律阿保機、完顏阿骨打、努爾哈赤..),考試的時候,都能輕輕鬆鬆的把分數拿下,未曾失誤過。

要不是其他科目沒有一樣像話,讓我連個高中都上不了,我鐵定是唸歷史系。 這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

喜歡當河南人,一個蠻重要的原因是她的稀有性,所以,當遇到同鄉時會有惺惺相惜之感。另一個最重要的因素是我個人的怪僻:我是用地名來認人的。 

我的記性很差那是眾所皆知的事,但若所要記的事裡有一項地名的話,怪怪,我的索引速度跟 Oracle 有的拼。

舉例來說,若干年後,我鐵定記不得 T 同事的名字叫啥,但我一看到焦作這個地名,必定會想起他,還有他要帶大毛去祭祖這件事。 也有可能一時念不出 P 同事名字的第二個字,但是一定記得 P 伯母是深坑人。 至於鐵同事姓不姓鐵,我隨時都會搞會混,但他是河南南陽人氏這件事雖只跟我講一次,我卻忘不了,哪天我神志不清,可能還會沒頭沒腦的問:「你們家有間諸葛蘆,你知道在哪嗎? 」

有這樣的超能力,當然也要有人配合演雙簧,才能兜出一個完整的對話,否則,可能只有一方在唱獨腳戲,我家經常如此。

我跟老婆是大學同學,所以,有一群共同的同學 (廢話),每次我想跟她談論一個同學,真的很困難,以下是我常常講的廢話:

<廢話一>
有次我們旅遊經過花蓮吉安,我很興奮的說:「那個誰就是住吉安,不知道她現在不在家? 你打個電話問看看。」 老婆臉冒三條線。

<廢話二>
當我看到電視新聞提到彰化二林,立即說:「我們班那個誰就是二林人,你知道嗎? 」 老婆懶得理我。

<廢話三>
吃水餃時,老婆拿蒜頭給我,看到蒜頭就想到雲林莿桐:「那個誰就是雲林莿桐人,不知道他家種不種大蒜? 不知道她還當不當助教?」 只有狗子專心聽我講,但牠眼睛瞪著水餃。

對我老婆來說,要她記個地名,比登天還難,這些廢話,就當是說給狗子們聽的。

對別人都能記成這樣,當然,對於與自己有關的地名,那更是可以關連到一卡車的事情。所以,小時候看武俠小說,只要提到「中原」,就很神氣,我也是中原人士,不是嗎? 提到少林,那更不得了,他就在老家隔壁(登封)。 說到河洛話,那我又有一堆歷史可以想了。

我祖藉是河南洛寧,緊偎著古都洛陽,都是在黃河南邊,洛水北邊,也就是河洛語的發源地。我在家裡,聽我爸講河南話,跟我媽講河洛話,我是新河南人跟舊河南人所生的正港河南人。 想想看,這樣的時空交錯,就發生在我身上,一個對歷史地理如此敏感的怪胎,裡面有多少可遐想的偶然。

因為這樣的偶然,曾經,我超愛河洛話的。

看「悲情城市」的時候,我感動的熱淚盈眶,不是悲憫男主角家族的苦難,而是被劇中一群台藉菁英所講出那一口優雅的河洛話所震撼。 

有時候,看到表弟妹在外婆面前滿口國語,我也會訓誡他們:「在阿媽面前,要說阿媽聽得懂的話! 」

不過,這已經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以前學校禁講,我偏愛講。現在,一堆政客每天催著你講,我卻裝作不會講,有時不小心脫口幾句竟會令我感到面目可憎。

我寧願這美麗的語言就此死去,也不忍見她被人糟蹋! 熟令致之? 你我都很清楚!

讓我最心痛的,就是那些妄言要去中國化,所以提倡禁用「河洛」改稱 Ho-lo,還自許是本土文化人士。

因為牠們的無知,讓我美麗的偶然,因此破滅!

因為牠們的自私,讓我的後代無法理解我的感動!

台灣文化會如此淺盤,兇手是誰,呼之欲出!


不要說我只愛河南,對於自己的出生地,當然,也是有股濃濃的情感 


也算是巧合,在中國與台灣的歷史舞台上,河南與台南都曾獨領風騷,而今風華早已不再,雖然這是時代變遷必然的結果,但仍舊讓我無法釋懷,為她們的際遇感傷不已。

小時候,老愛煩外公:「從前不是一府、二鹿、三艋舺嗎?現在怎麼台南會變成第四,連隔壁的打狗城都在我們前面?」

外公拗不過我,隨口胡亂給個答案:「啊,就是那日本人吶,他們在台北蓋總督府,從此台北就熱鬧起來。」

「靠,死日本鬼子,強佔台灣不說,沒事幹嘛把總督府蓋在台北,台北哪點比得上台南? 」 從此,小小羅勃特對日本的恨再記一筆。

一直到現在,我始終以身為府城的子弟為榮。

即使剛來台北時,同學都會虧我是下港人,但是,我還是毫不掩飾的讓周遭的人知道我是台南長大的小孩,因為,在我心中台南才是台灣的中原,最有文化,能在台南長大,是我的光榮。 

雖然人家都說,台南人的禮數最多,但這不就是因為台南人有貴族的氣派,君不見台南小孩都可以過16 歲生日,穿金戴銀的,好不神氣。 

老婆常抱怨說我嘴挑,我總是俏皮的應說:「哪個台南人的嘴不挑﹖」到現在,我還是覺得台南小吃最好吃。

要不是怕各位看倌嫌我濫情,原本還想寫我的澎湖情,那個曾經給我最充實的兩年,被我認為是第二故鄉的美麗島嶼。


浩瀚無邊的大海,決不可能只有一艘船 

每個人的情感世界就如浩瀚無邊的大海,決不可能只有一艘船,也不會只是一種船。 船上的寶物愈多,吃水愈深,大海給她的浮力就越大,這是相對的。

今天,一群文化宵小,不斷的在掏空台灣船上的寶物,讓台灣文化在每個人的心海裡愈來愈沒有份量! 宵小腦羞成怒,抑制其他船進入,結果,每個人的心海從此空無一物,人心因而浮動,國家不亂也難。

凡是曾讓我快樂、給我感動的地方,絕對會在我心海裡有一定的份量。 只有泯滅人性的人,才會在感性世界裡玩零和遊戲。 會要別人這樣做的,就是文化流氓,我唾棄這種文化敗類。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Peter
  • 精采! 難怪你寫這麼多天!
  • Takol
  • 鐵同事也是T同事,你倒底講哪個T同事啊?<br />
    你知道現在在大陸說你是河南人,會被歧視的嗎?<br />
    <br />
    河南人壞,壞透了。<br />
    <br />
    這是普遍的認知,可不是我瞎說。<br />
    或與河南係農業大省有太多窮農夫,<br />
    出外打拼靠矇騙欺詐度日有關。
  • yangtsuyu
  • To Takol:<br />
    <br />
    不是講過我記不得人名,只認地名唄! <br />
    <br />
    焦作那個比較壞,是個壞河南人,壞透了!<br />
  • Peter
  • 對我這純樸的台北鄉下人來說, 你們都壞, 壞透了~
  • 鐵牛
  • 我地理不好,多年前聽到相聲中的橋段提到河南就是中原,我才恍然大悟。<br />
    嘿。<br />
    <br />
    越看越覺得老羅伯特的文筆真是要命的讚。出本書吧。
  • yochistar
  • = =

    我就不以河南人為榮ㄟ
    我外公河南省的唷

    他也從部教我河南話

    所以我的認知~台灣還是我出生的地方
    畢竟大家都是台灣人

    還有我內公日本籍的
    恩怨情仇都化解了

    我內公外公都一樣
    彼此都沒有仇恨

    當然.....你以你為榮
    不過外省第三代已經生根台灣

    無須再省籍分別

    我個人偏好廣東話
    所以我會講一點

    你如果是喜歡當河南人的話
    那就去學河南話吧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