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昨晚寫完《沮喪》,心情才剛平復下來,我的直屬主管(S)突然傳訊過來跟我聊了起來,沒講兩句,就問我有沒有去刷摺,他似乎很在乎這件事,打從告知加薪這件事,就不斷的提醒我第一次領薪水的時候要記得跟他說結果。

於是,我將昨天副總發的信轉送給他。 讓我驚訝的是,加薪&年終這件事的結果他竟然是狀況外,副總是越過他直接個別告知。 S 很生氣的說:「公司已經欠我們一次獎金沒發,這次的年終若真的只發這樣,我絕對要跟公司翻臉!」

S 除了生氣外,也一直對於他未能促成公司給我們應有報酬而感到抱歉,到了隔天,他自己刷摺發現公司唯獨只給他不錯的報酬,臉上沒有一絲喜悅,只有更加的內疚。

其實,我並不是很在乎那筆錢,昨晚的沮喪只是曾有期盼,卻又落空所造成的失望,那只是一時,隔天起來也就算了。 讓我最憂心的是,未來這個團隊要如何走下去?大家已連續操勞半年以上,未來的路更是艱辛,在這個最需要激勵的時刻,竟然來個殺手澗,斷絕糧草,擺明否定大家過去一年的努力,這樣的管理手段,如果不是無情,那真是白目的可以。  

最不值的,大概是我那位宅心仁厚的主管S ,他為這個專案勞心勞力,付出最多,這兩年來不知蒼老了多少,卻因為過度體恤部屬,而不得資方的信任,既然你不願當劊子手,那就休怪公司不尊重你,直接找人幫你處理。

今天這個情境,幾乎在我每份工作都發生過。 或許是因為自己會挑老闆,再加上前世修來的福,我從未在劊子手底下做事,於是,加薪這件事總是水到渠成,不需我費心。 遺憾的是,這些我跟過的主管們,後來的官運都是每況愈下,進不了核心圈,而他們曾經所用心經營的團隊最後都是崩分離析,徒留感情一場。 對於S 未來在公司的寫照,不外乎如此吧,唉。

在職場上,若要當主管,除非有過人的管理手腕,免不了都得當劊子手,使得主管們必須與部屬保持一定的距離,以盡量避免感情用事,徒增日後領導統御上的困擾。

在歐美,公司的獲利靠著是創意,所謂飽暖思淫慾,就是要讓員工吃飽喝足才有閒情去搞有的沒的創意。 很可憐的,在台灣,成本優勢是公司獲利的不二法門,壓榨勞工心血所纂出的那點點錢,對獲利微薄的資方,當然也不可放過。 於是,資方與勞方註定就是要對立,夾在中間的主管們,你們要選哪一邊?

創作者介紹

Robert 's 理性與感性

yangtsuy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akol
  • 飽暖思淫慾好像不能用在這裡說...

    好,我來選,我選資方,而且不止我選,我還要讓我帶的人都變成資方。長期以來勞資對立的問題,只會越形惡化,絕對沒得解決。要避免勞資雙方立場不同造成的困擾,唯有讓每一個勞務人員都以資方立場來思考問題,能體諒公司立場者,很好,改天你就會慢慢被拔擢成主管,不能體諒公司立場一直吵吵鬧鬧的,很好,你就繼續當個可憐的,被壓榨的,無以翻身的,苦命勞工吧。
  • yangtsuyu
  • 我覺得勞資雙方的問題癥結在於“互信”

    大多數的勞方一開始只能選擇相信資方, 聰明的資方會善用這個機會與勞方交心, 博取信任。

    只有愚蠢的資方才會只顧自己的盈虧而忽視勞方的觀感,於是永遠得不到人心,老是與勞方處於對立狀態。

    我認為, 既然要開公司, 就要有自信,相信自己的營運模式能夠獲利, 這才算是有能力的企業家.

    老是跟員工的福利斤斤計較, 這樣的老闆一定是沒有自信, 沒有能力, 因為他在市場上沒有本事,

    所以, 只能在自家裡跟員工鬥, 過過他的老闆癮。

    原先, 我認為我們公司的老闆是前者, 現在, 我認為他是後者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